我和极品少妇的那些事 - 首页-原始欲望



流落街头

NND,终于大学毕业了,苦苦熬了四年,终于熬到出了校门,来到了社会上。熬了这么久,骂句奶奶滴,不为过吧?

大学毕业,步出校门,进入社会,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了,终于不用再让含辛茹苦的父母为我操心了。我要挣钱,要让父母好好地享福。但来到这个混沌的社会上,我却傻了,因为工作实在TM的太难找了。

我只好像老柳同志一样,发出了呜呼哀哉的感慨。老柳同志,就是柳宗元那厮。

多次碰壁之后,我痛定思痛,决定不再腆着老脸去找工作了。因为老子所学专业是中文,而中文在社会上就业的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怜。

这是我找工作的第67天,看着兜里剩下的几张十元票子,再找不到工作,我真的就要喝西北风了。

呜呜,呼呼,哀哀,哉哉,我无精打采地漫步在街头,做好了打道回府奔回老家的准备。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近我,仔细打量着我。我一愣,凝目仔细看着这个人,不认识啊,老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打量[全本完结]了我的正面,开始打量我的侧面,随之又打量我的后边,最后又转到了我的正面。

我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怒目瞪视着他,喝问:“你看什么看?”老子正没钱,再TM看,老子就赖上你混吃饭。

那个人立即冲我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感觉你这小伙子外表不错。”

听人夸奖,心中总是欢喜的。我心中一喜,随即又暗恼起来,肚中骂道:外表不错顶个屁用,又不能当饭吃,操。这人真TM发神经。

我懒的搭理他,举步自顾朝前走去。

当我走出十多米后,那个人又快步跟了上来,对我道:“小伙子,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更加恼火了,没好气地道:“我干什么工作关你屁事?你这人有病啊?老是跟着我干什么?”

“呵呵,呵呵,小伙子,不要误会。我姓郭,是某个剧组的助理。”

“剧组?什么剧组?”

“哦,就是拍摄影视剧的剧组。”

我顿时明白过来,道:“原来你是拍电影电视的啊?”

他点了点头,道:“是的,呵呵,小伙子,我看你外形气质不错,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剧组去试试镜啊?”

我晕,难道老子遇上星探了?我心中一阵狂喜。老子现在流落街头,已经穷的快没饭吃了,竟在大街上遇到了星探?还要拉老子去试镜?天底下果真有这样的好事么?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还没等高兴[全本完结],我随即又担心起来,这家伙穿的斯斯文文,该会不会是个骗子?现在很多搞传销的,为了拉人下水,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我越想越是担心,试探地问道:“你们拍的是什么?”

“呵呵,当然是正规的影视剧了,你去了就知道了。”

老子现在最迫切解决的是吃饭问题,问道:“管不管饭?”

那人立即笑了,而且是哈哈大笑,道:“不但管饭,还要给你报酬呢。”

我一听还有报酬,顿时两眼放光,问道:“多少报酬?”

他将右手摊开,朝我伸出了三个手指头,道:“一次3K,一个镜头。”

老子不懂行规,问道:“3K是多少?”

“三千。”

我一听险些窒息,MD,这报酬也太丰厚了。为了这么丰厚的报酬,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值。我也不管他是不是搞传销的了,只要给钱,能把肚子填饱,啥苦老子也能吃。我立即冲他点了点头,道:“好,我跟你去试镜。”

我原以为我点头答应了,他会非常高兴,没想到他面不改色地对我道:“咱可先说好了。你这是去试镜,行不行还两可着。只要导演同意用你了,这事就OK了。如果导演不用你,那就当没有这回事。”

我操,滚你MLGBD,气的老子险些骂出来。

但人穷志短,我只好点了点头,喃喃地道:“好吧。”

但同时我也肯定他绝对不是搞传销的,而是真的星探。想到这里,担心顿去,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不为别的,只为那3K。

他冲我笑了笑,转身就走。我急忙跟在他身后,跟着他朝前走去。

他领着我来到了一座酒店里。这座酒店比较高档,穿着寒酸的我,进去之后,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乘坐电梯的时候,他告诉我,剧组在这个酒店的顶层包了几个房间,重头戏都是在包租的房间里[全本完结]成的。

到了顶楼,郭助理领我来到了一个房间内。房间内坐着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子,郭助理向我介绍道:“这是我们剧组的陈导。”

我立即上前点头哈腰地道:“陈导,你好!”

陈导坐在那里没动,只是用肉眼仔细地打量着我。他的肥手指上戴着金戒指,透出浓浓的铜臭气。他打量了我很久,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寸星旺。”



进入剧组

听我报了大名,陈导的肥脸一怔,接着就紧皱起眉头。我心中一沉,难道这个肥猪不同意用老子?

就在我担心的时候,陈导却咧着嘴先自嘿嘿地笑了起来,他那紧皱的眉头并没有舒开,眉头处凝起了一个肉疙瘩,肉眼笑的都眯缝了起来,调侃地问道:“你的名字具体是哪几个字啊?”

我有些惶然地道:“寸头的寸,星辰的星,旺盛的旺。”

我这一说,他眉头处的肉疙瘩终于TM的舒开了,同时也咧着肥嘴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边笑边道:“哈哈,你这名字很好,简直是太妙了。郭助理,你可真会找人啊,哈哈……”

郭助理赶忙讨好地道:“陈导,我找了好几天了,终于找到这个小伙子了,我看他的外形最合适了。”

“哈哈,不错,他的外形不但合适,我看就连他的名字也非常合适,嘿嘿。”

郭助理立即点头哈腰地随声附和道:“对,陈导说的非常好,他这名字怎么理解也对我们剧组都非常地有帮助。”

“嗯,那是当然,寸星旺,哈哈。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兴旺发达的兴旺呢。没想到是明星的星,后边还跟了个旺字。嘿嘿,乍一听来,还会让人以为是性欲旺盛的性旺呢,哈哈。”陈导说[全本完结],忍不住又咧着肥肥的大嘴叉哈哈地大笑起来。

我操,这厮竟然取笑起老子来了?我虽然人穷志短,但也有自尊啊。我有些隐隐不悦地看着陈导的肥脸。上学的时候,和老子很是知己的同学也曾这般取笑过老子,气的老子几次都想把名字给改了。

郭助理道:“是啊,陈导,无论是从他的外形还是名字来看,他都比较适合咱们剧组的角色。”

陈导道:“嗯,就是他了。”

听了陈导这么说,我紧悬着的心方才放了下来。NND,这个肥猪般的导演终于同意用老子了,3K到手,温饱解决,老子乐的直想蹦高,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MD,这冷汗都是担心吓出来的,要是不被录用,那这趟算是白跑了。

扭头之间,我发现郭助理就像[全本完结]成了重大任务一样,长舒了一口气,冲陈导笑了笑,又冲我笑了笑。

我立即很是感激地冲郭助理笑了笑,要不是他,老子现在还在大街上流浪地溜达着呢。

天上掉馅饼的事终于让老子给拣着了,但我的确是不懂行,仍是有些不放心地轻声问郭助理:“郭助理,啥时候试镜?”

听我这么问,郭助理和陈导又都哈哈地笑了起来。郭助理道:“只要陈导同意用你了,就算试镜过了。”

晕,我还以为是对着镜头去试呢。没想到原来是对着陈导的肉眼来试啊。我有些尴尬地冲郭助理和陈导回笑着。

陈导笑着用手拍了拍沙发扶手,对我道:“你坐下吧,我和你说说你的大体戏份。”

我立即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郭助理也坐在了对面,陈导腆着个大肚子坐在中间的沙发上,道:“在这部戏里,你有几个镜头,不多,但却非常关键。”

我立即恭恭敬敬地冲他点了点头,神态有些诚惶诚恐。陈导又道:“这几个镜头都是些亲热的镜头,你是作为男主角的替身上场的。”

我一听,顿时‘替身’两个字袭上心头,原来是让我当替身啊。我心中有些不悦,但随即一想,替身就替身,老子为的是3K。别说替身了,就是来打杂,只要给钱,老子也干。

陈导说道:“其中还有床戏,务必要演的逼真。”

偶在上大学的时候,多次看过带有床戏的片子,里边的床戏镜头都是一闪就过,让人看的很不过瘾,更不解馋。也知道剧中的男女都是穿着内裤的,身上还盖着被子,这种戏还是比较好演的。我立即冲陈导点了点头。

陈导仔细看着我,问道:“逼真,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他道:“就是在拍床戏的时候,无论是动作还是表情以及声音,务必要做到逼真。”

听陈导说的如此认真,我禁不住问道:“陈导,这到底是部什么片子?”

陈导斟酌地说道:“这是部三级片子。”

我一听,顿时有些惶然,不由得开口问道:“陈导,这部片子真的是三级片吗?”虽然是废话,但我也不得不问。

陈导直接索性说道:“真的是部三级片子,但我们更注重质量,拍出来的效果要比那些平常的三级片还要逼真些,也更加开放些。”

我晕,听到开放二字,心想,那不就是拍A片么?我顿时激动加为难起来,激动是因为女人,为难是因为老子连女人都没有碰过,真要来演这种既逼真又开放的三级片,怕是演不下去。

因为老子还是个处男。



冷美人

处男二字,我是非常羞于说出口的。现在都啥年代了,从大学里出来,几乎就没有处男处女了,而老子却是标准的处男一个。

不是洁身自好孤傲清高,而是无处寻花问柳,更是无钱去把美女找。

如果对别人说自己是处男,放在二十年前,别人会对你肃然起敬的。但放在今天,别人会嘲笑你的。堂堂七尺男儿,都混过了大学时代,竟然还是处男之身,你是怎么混的?

这就是时代的变化。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人的观念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在观念的驱使下,有些人虽然是处男处女,但碍于面子,也会咬牙切齿地说自己不是。

悲哀,道德沦丧到如此地步,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在是巨大的悲哀!

虽然羞于说出口,虽然老子比较闷骚,但偶的思想却是非常传统,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处男之身留给自己将来的老婆。这可是底线。更是个原则问题。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退缩,也有些为难起来。直觉告诉我,辞掉这份工作,不能在这里混了。但现实告诉我,辞掉这份工作,我就会彻底流落街头,挨饿不说,甚至还有可能要去当乞丐。

MD,导演就是导演,观察人当真是洞察秋毫。就在我稍微表露出为难退缩的苗头时,他就立即问道:“怎么?有什么难度吗?”

我大脑急转,电光石火般就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丢掉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为了生存,只能是豁出去了。我赶忙回道:“没有,没有什么难度。我保证按照你的吩咐去做。”

陈导笑了,道:“这就对了嘛,你虽然没有演过戏,但万事开头难,实拍的时候,我还会现场指导你的。你只要按照我指导的去做,就OK了。”

我立即重重地点了点头,还不忘拍了个马屁:“谢谢陈导的提携!”

陈导对我拍的马屁没有任何反应,想必是他天天都经受各式各样的马屁,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他冲郭助理点了点头,郭助理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房门就被推开了,郭助理先走了进来,但他身后紧接着走进来了一个女子。

看到这个女子,我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这个女子烫着曲里拐弯的卷发,还染成了淡黄色。桃腮粉面,肤白如雪。弯弯的柳叶眉充满灵性,仿佛在时时俏动着,勾魂摄魄。一对清澈的双眸闪烁着令男人们疯狂的秋波,嫩嫩的红唇性感而妖媚,低胸的黑色吊带裙将她那对酥胸暴露在外,馋人欲狂。标致的瓜子脸更是让人看了无法忘怀。一件黑色垂腰披肩,将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衬托的曼妙无比。

我晕哟,这是怎样的一个美女啊!我真的无法形容了。我不由得发出了感慨:人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美女?日。

她进门之后,看了看我,随即冲陈导道:“陈导,找到替身了吗?”

陈导肉眼放光地看着她,肥肥的肉脸充满了令人恶心的色相,他挺着又矮又胖的身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亲切地道:“呵呵,媚儿,找到了,就是他,你看行不行啊?”

陈导边说边指了指我,她急忙走进几步,凝着美目仔细地看着我,看的我很不好意思,都忘了站起来。

陈导又道:“小寸,你站起来,让媚儿好好看看你。你要和她演对手戏,也得经过她的同意,她不同意,我也很难办啊。”

我晕,我以为只要陈导同意用我了,那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还要经过这个美女的认可才行。我慌忙站了起来,有些拘谨更有些担心地站在那里,经受这个美女的测评。

她仍旧凝着美目仔细看着我,上下打量着,似乎要将我看穿。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这样的美女这么仔细地看过,不由得更加拘束起来,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她突然冲我说道:“你转过身去。”

我就像在急行军中得到指令一样,迅即来了个急转身,背对着她。

她从我的身后又打量了十多秒钟,方才又道:“好了,你走几步再让我看看。”

我立即木偶般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口转过身,又朝回走来。

走到她的面前,我停住了脚步,担心地看着她,唯恐她不同意。

她又凝目看了我会儿,这才冲陈导点了点头。她这一点头,我心中一小喜。

陈导立即欣喜地问道:“你同意了?”

她脸色冰冷,面无表情地道:“就让他当替身吧。”

我立即长舒了一口气,心中这才大喜起来。

陈导咧着肥嘴又笑了起来,道:“好,媚儿,你同意我就放心了。我也同意用他了,也和他谈了大致的剧情。”

她仍是面无表情地冲陈导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我,没再说话,只是转身走了出去。

我嚓,她竟然还是一个冷美人!



处男统统滚蛋

等媚儿朝外走的时候,我又仔细观察着她的背影。我晕,这丫穿着黑丝长筒袜,脚蹬黑色高跟鞋,将她的那双腿点缀的美妙无比,更显茭白。

我禁不住吞了口垂涎。老子从小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之靓丽的美女!和这样的美女演对手戏,这可是老子的福气啊!尤其是和这样的美女拍的都是亲热戏,这不又是从天上掉下了个大大的馅饼嘛。

想到这里,我顿时有了要和她亲热的冲动。担心顾虑尽去,什么处男,统统滚蛋。就是让老子把处男之身献给了这个美轮美奂的超级美女,也是老子千把百世修来的福气!

我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意淫,越想越渴望,恨不得立即就和她去拍亲热戏。

当媚儿的俏美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忽地传来一阵抽搐叹气声。我扭头一看,只见陈导的肥脸上尽显无奈的遗憾,肥嘴里不时抽气带着叹气,还不住地连连摇着肥头,那种到嘴的肥肉却吃不到的无奈遗憾越来越浓,他有些颓废地又将肥胖的身躯窝在沙发里。

媚儿出去的时候,郭助理也跟着出去了。不一会儿,郭助理返了回来,趴在陈导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陈导禁不住眉头处又皱起了个大肉疙瘩,他扭头冲我嘿嘿笑道:“小寸,你跟着郭助理出去吧,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哦,好。”

郭助理也冲我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我急忙跟着郭助理朝外走。

郭助理对偶有知遇之恩,要不是他,老子哪有福分来到这么个剧组?更哪有福分能和媚儿那样的美女演亲热戏?

出了陈导的房间,来到了外边的走廊上,郭助理把我领进了一个小单间内,对我道:“小寸,这个房间里有浴室,你冲个澡,将全身都洗干净,床上有给你准备的戏服,把你这身衣服都换下来。”

“嗯,好。”

我点头说[全本完结],立即又道:“郭助理,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也来不到这里,真的太感谢你了!”

郭助理笑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就是专门出去物色角色的,你的自身条件很好,当然要用你了,呵呵。”

听郭助理这么说,我更加感动!

我又道:“郭助理,我这是初次演戏,不知道行规,请你多多指教!”

“哈哈,那是肯定的。开拍的时候,你只要听陈导的就行。”

我点了点头,他又道:“好了,你快洗吧。洗[全本完结]换好衣服就出来找我。”

“嗯,好的。”

郭助理随后走了出去,将门关上了。我急忙脱掉那身寒酸的衣服,将自己脱得净净光光,赤裸着小体来到了洗手间里。

洗手间里有个大浴盆,浴盆上方有个玻璃支架,支架上放着洗浴用品。我站在大浴盆里,弄淋浴头,开始痛痛快快地洗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秋天了,而且是深秋季节。七月份大学毕业,开始找工作,找了接近70天,也没有找到,就快到十月份了,天气也有些凉爽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多长时间没有洗澡了,反正身上透着一股浓浓的汗臭味。

头发也好久没有理了,不但长还很乱,倒显得有点放荡不羁。我连打了好几遍洗头膏,才止住了头皮的痒痒。随后又将小体连打了几遍香皂,用热水冲了又冲。

终于将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干净净,来到外边的床上,开始换穿剧组给我准备的新衣服。

奶奶滴,竟然准备的这么全,内衣内裤,白色衬衣,袜子皮鞋腰带,外加一身笔挺的西装。

真TM太过瘾了,虽然只是个替身,竟然也有这么好的待遇。我穿戴整齐,来到了洗手间的镜子前照了照,唯恐再有什么闪失。

我用梳子将蓬乱的头发梳理整齐,突然这么一梳洗,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地捯饬过自己了,真的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真的每天都能穿成这样子出现在世人面前,那该多好啊!

我禁不住又呜呼哀哉了一小阵。看着这身笔挺的崭新西装,锃亮的黑色皮鞋,慢慢也有了自信心。

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走廊里空无一人,不知道剧组的人都到了哪里?

可能是听到了我开门的声音,郭助理迅即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后,呵呵笑道:“不错,小寸,你真的不错。我还是蛮有眼光的嘛,在大街上把你给找了出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他对我道:“你跟我来。”



吻戏

我迈着小碎步跟着郭助理来到了一个大房间内。一进入房间,晕,里边竟然有很多人。这个房间很大,足有二百平米。

一个美轮美奂的美女格外引人注目,我凝目一看,发现竟然就是那个叫媚儿的美女。此时她正悠闲地坐在那里,嘴里嗑着瓜子。

再一看,发现陈导也来到了这个大房间里,他正坐在一个藤椅上。

不用问,看来这里就是拍摄现场了。

郭助理把我领到了陈导的面前,陈导仍旧没有起身,用肉眼仔细看着我,呵呵笑道:“不错,你这么打扮才像那么回事嘛,哈哈。”

旁边的那些人都在注目看着我,那个叫媚儿的美女也扭头看着我,她看我的目光似乎很是专注,但看了没一会儿,就又将头扭向了一边。

这时,我听到旁边有人低声嘀咕:“这个小伙子还蛮帅的。”

又有人接合:“嗯,是。”

陈导大声对屋内的人说:“这是郭助理新找来的男主角的替身,叫寸星旺。”

我赶忙冲大家点头哈腰地问好,新人就要有新人的样子,得装出一副谦逊礼貌的样子来才行,不然,是很难混的。

陈导向大家介绍[全本完结]了我,冲我招了招我,我急忙坐在了他身边的一个小凳子上。

陈导对我道:“等会要开拍一个接吻的镜头,剧情的背景是你要出远门了,媚儿舍不得你,你更舍不得她。在临分别之际,你提着皮箱走到门口,媚儿冲上前来,从背后紧紧抱住你,你扔下皮箱,忽地转过身来,也将她紧紧抱住,随之你和她热吻起来,你要吻的疯狂,还要表现出极度地难舍难分。明白了?”

我认真地听着,用心地记着,冲陈导点了点头。

陈导又道:“因为你是替身,只能拍你的背面。从你的背面去拍媚儿的正面,因此,你要有肢体语言,从肢体语言表现出你对她的难舍难分。”

我又重重地点了点头,但心中却是非常茫然。奶奶滴,肢体语言是什么东东?但此时此刻,不点头是不行的。不但要点头还要重重地才行,晕。

“好了,你到一边去,自己好好体会一下剧情,考虑怎么演的更加到位。”

我点了点头,急忙站起身来,躲到了角落里,凝眉沉思着。但无论怎么凝眉,都是无法沉思。因为老子是初次接触拍戏这个东东,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我日。我不由得有些暗急起来。

这时,我看到陈导起身来到了媚儿的身边。媚儿坐着,陈导站着,就这样,陈导向她说起了戏。

媚儿应该是轻车熟路了,陈导和她说了不长时间,就把要拍的这场吻戏给她说[全本完结]了,他腆着肥肚又来到了藤椅上坐下。

这时,我又发现媚儿向郭助理招了招手,郭助理急忙走上前去,媚儿冲郭助理耳语了一句什么,并顺手递给了郭助理一个什么东东,郭助理接过后,立即转身朝我走来。

郭助理来到了我面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我,道:“快点含上,开拍的时候再吐掉。”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茫然地接了过来,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块口香糖。

我抬头一看,发现媚儿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她将白嫩的手抬起来,缓缓将一块口香糖放进了她那性感妖媚的嘴里,随即又将脸扭开了。

我顿时明白了,她这是怕我口臭,这才把郭助理喊过去,让郭助理给我送了块口香糖。我也急忙将口香糖剥去外皮,含在了嘴里。

我不禁有些紧张起来,心中渴望能亲她,但想到她那面无表情的神态,我就有些怵头。互不认识,就上来开吻,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

我忐忑不安地悄声对郭助理道:“郭助理,吻戏为何也要我这个替身上啊?”

郭助理道:“陈导不是和你说了嘛,只要是亲热的戏,你这个替身就上。”

我不禁又问:“男主角为何不亲自上?”

郭助理无奈地摊了摊双手,道:“他要能上,就不会再找你这个替身了。”

我知道如果再多问就会引起郭助理的反感,只好不敢再问下去了。

扭头之间,我发现在另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帅气的小白脸,他阴沉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从相貌判断,那个人应该就是男主角了。

我这么一看他,他也正好朝我看来。我急忙冲他笑了笑,没想到他看我的目光却是又冷又毒。

老子是个新人,新人乍到,就要夹着尾巴做人。老子冲你笑,你这厮竟然这么冷毒地看老子?

随后,他又将头扭向了一边。不一会儿,他站起身来,来到陈导的面前,说了句什么,陈导冲他点了点头,他立即绷着脸朝外走去,迅即不见了人影。



试拍

这时,郭助理走近我,对我低声道:“他就是这部片子的男主角。”

我一愣,虽然我早已认定他就是这部片子的男主角,但经郭助理这么说,我还是一愣。奶奶滴,怪不得让老子来给他当替身,他的身高和身材与老子像极了。

我问道:“郭助理,他为何不亲自来拍这些亲热的镜头?”

郭助理摇了摇头,道:“一言难尽,你就不要问了。陈导还气恼着呢,找你来当替身,我们的制作成本就加大了。”

我又问道:“他这是去哪里?”

郭助理又摇了摇头,道:“你就不要问了,陈导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记住,在剧组里不要乱说话。”

我匆忙点了点头,再也不敢问下去了。郭助理转身走开了。

我的嘴里不停地咀嚼着口香糖。我现在有些后悔,在那个小单间里洗澡的时候,就该刷刷牙。虽然早上的时候我已经刷过牙了,但现在面临着要和性感迷人美若天仙的媚儿拍接吻戏,唯恐自己玷污了她。

就在这时,陈导走进了媚儿,低声问了她句什么,媚儿冷若冰霜地看了看我,冲陈导点了点头,陈导立即冲我喊道:“小寸,你准备好了吗?”

我一愣,匆忙朝陈导点了点头。老子这是赶鸭子上架,初次接触拍影视剧这类东东,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准备。但陈导这么问了,我也只好匆忙点头,显出一副百依百顺的样子来。

不百依百顺行吗?吃饭要紧。

陈导立即大声喊道:“各部门都注意了,摄像、灯光、音响、道具,都准备好了,现在试拍,试拍过后,立即实拍。”

陈导的话音一落,屋内乱七八糟站立的人都纷纷躲在了角落里,屋内顿时出奇的安静。

这一安静,我又莫名地紧张起来,站在那里就像个木橛子一样,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这时,一个人提着一个皮箱走到我面前,将皮箱交到我手上,迅速闪开了。

陈导坐在一个类似于小电视的监视屏幕前。另外一个人举着一个四方牌子,牌子上连着一个小木条,只见他将小木条扯起来,身子后趔,双手举着牌子朝前伸着,一手握紧四方牌,一手扯着牌子上方的小木条,随即双手一合,啪的一声,将小木条和四方牌合在了一起。

真他奶奶的,这厮是干什么呢?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陈导看我没有任何动作,有些着急地道:“现在已经开始了,你怎么还站着?”

我顿时恍然大悟,急忙提着皮箱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娇喊:“阿硕!”

我顿时一愣,这的确是声娇喊。发出声音的是个女子,好像就是那个媚儿。

我仔细辨听,随即就明白了过来,这是媚儿在喊剧中人物的名字。

想到这里,我忽地一下就站住了。本想回头,但又想起陈导给我说的戏,赶忙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没有动。

这时,身后想起了一阵急促的皮鞋咔咔声,我知道这是媚儿在向我奔跑了过来。

虽然有了预感,但当她从背后突然将我抱住时,竟然吓了我一大跳。

我虽然没有仔细揣摩剧情,但却记得陈导给我说的大致剧情,知道剧情的发展是什么样的。

我忽地一下将手中的皮箱甩手扔在了一边,猛地回身,不管三七二十一,伸出双手就将她给抱住了。接下来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那就是和她接吻。

不知为何,当我看着她那清澈的双眸时,我顿时退却了,不但我的嘴巴伸不出,就连我的头也没有动,整个人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停。”一声大喊传来,我不由得一惊,媚儿立即从我怀里抽身撤了出去。

我不知道这声大喊是谁喊的,茫然地看着四周。只见陈导有些生气地站起身,快步朝我走来。我顿时明白,大声喊停的就是陈导。他对我道:“你没有考虑怎么来演吗?”

我看着陈导生气的肥脸,有些害怕了,忙道:“我考虑了。”但说出来的话没有一点底气。

陈导生气地道:“你考虑了,怎么演成了这样?”

我茫然不懂地看着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感觉自己是按照陈导吩咐的去做的,只不过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媚儿的目光,一下子僵住了。

陈导看我说不出什么,有些不耐烦地道:“算了,你这是初次演,没有经验,原谅你这次。幸亏这是试拍,要是实拍就麻烦了。”

我听到周围的人有的发出了低低的嘲笑声,我的老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终于吻住

陈导耐住性子对我道:“你的表演有几个地方要注意,第一,你往门口走的时候,脚步要缓慢,表现出不忍离去的样子,但还不能回头。第二,当你走到门口,媚儿喊你的时候,你的身子要微微一震,痛苦地闭上眼睛。虽然不拍你的正面,但只要你痛苦地闭上眼睛,你的肢体语言就出来了。第三,当媚儿从后边抱住你的时候,你手中的皮箱是自动滑落到地上的,而不是甩手去扔。第四,当媚儿将脸贴住你的后背的时候,你要猛地回身,将她抱住,随即就要吻她,而且是忘情地吻她。记住了没有?”

我日哟,我没想到这个又矮又胖的肥猪导演肚子里竟然有这么多货,瞬间就叽里咕噜地和我说了这么一大堆。我匆忙向他点了点头,道:“我都记住了。”

他又叮嘱道:“另外你要稳住自己,就当这屋里的其他人都不存在,只有你和媚儿。你要把你自己整个身心都沉浸到剧情之中。只要开拍,你就是阿硕,而不是你自己,听到没有?”

我急忙冲他又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

“好了,再试拍一次,随后就实拍。”

我顿感更加紧张了,不就是个三级片嘛,怎么搞的如此认真?但陈导既然这么说了,说的又是那么认真,我只好努力按照他说的去做了。

幸好老子是学中文的,理解力还比较好,不然,他叽里咕噜地说了这么一大串,还真不好消化。

我赶忙提着皮箱站回到屋中央,当那个煞有介事的傻逼再次将小木条和四方牌啪的一声合上的时候,我提着皮箱举步朝门口走去。

我走到很是缓慢,将在大学读小说时的感觉用上,努力让自己沉浸在剧情之中,表现出不忍离去的样子。屋内出奇的静,只有我缓慢的脚步声。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是一声娇喊传来:“阿硕。”

我急忙停住了脚步,同时让自己的小体略微震了那么一小下,随即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站定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瞬间媚儿就跑了上来,从后边将我紧紧抱住。不知为何,可能是我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剧中的阿硕,融入进了角色中,不知不觉,我手中的皮箱竟然真的自动地滑落到了地上。

这时,我感觉媚儿的脸已经贴在了我的后背上,最为关键也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我心中怦怦直跳,跳的我有些窒息。

不能再有任何犹豫,否则,陈导又得发火。

我猛地转回了身,看也不看就忽地伸出双手将媚儿紧紧地搂在怀中,更是没有丝毫迟疑,低头伸着嘴巴向她的性感妖媚的红红嘴唇亲去。

这次我学乖了,没敢去看媚儿那清澈的双眸,而是只管伸着嘴巴去亲,只要亲住她的红唇,那就算是大差不差了。

媚儿非常入戏,她双手紧紧地抱住我,整个身子扑进了我的怀里,仰头努唇,迎合着我的嘴唇。

当我的嘴唇和她的樱唇吻住的一瞬间,我突感全身竟然有些抖栗。因为这是老子的初吻。

本想不在这里说这是老子的初吻,但全身突感抖栗,就不得不说了。偶要是这方面的老手,也就不会全身抖栗了。

抖栗过后,我发现媚儿的双眸已经轻轻地闭上了,我顿时大胆起来,嘴唇紧紧地贴住了她的红唇。

奶奶滴,老子虽然没有亲身实践过和女子接吻,但总在小说中阅读过,也在电影电视中看过,抱仔就是了,还有什么道道。

突然之间,我感觉媚儿的舌头伸了出来,似乎是要往我的嘴里伸。

晕,狂晕,难道接吻还要舔舌头吗?我不禁有些骇然。

老子虽然没有花历,但骨子里却很是怜香惜玉,既然她要把舌头往老子的嘴里舔,那老子就让她舔就是了,反正她这么美,红红的嘴唇性感妖媚,平日里她的舌头藏在口里,那就更加鲜嫩了。(特别交代:花历即纵横花丛的经历,简称花历。)

想到这里,我立即开启嘴巴,她的舌头立即柔柔软软地舔了进来。

此时我变得非常贪婪,用嘴唇紧紧地吸住了她的舌头,自己的舌头也在她的舌头上打转。这丫的舌头还真TM的鲜嫩鲜嫩的,让老子恨不得一口给她咬下来。

突然之间,媚儿的舌头倏地滑出了我的嘴巴,同时,她的红唇也略微撤离了我的嘴唇。

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陈导还没喊停,她就自己结束了?我又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我这次僵住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媚儿感觉到我又僵住了,微微一怔,迅即睁开了双眸,当她发现我果真在发愣发呆时,她急忙双手上扬,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脑袋,红唇一仰,双眸微闭,她主动将红唇又贴住了我的嘴唇。

原来还没有结束啊,我急忙也主动地用嘴唇去粘住她的红唇。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大喊传来:“停。”



滚蛋

我听到又传了停,很是气恼,停,停,老是喊停,停你妹啊,操。

听到喊停,媚儿闪电般地就将红唇撤离了我的嘴唇,迅即从我的怀里滑了出去,她对我很是不屑一顾,甚至是嗤之以鼻,让我一个人杵在了当地,使我发愣发呆地僵在了那里。

虽是如此,但我感觉这次应该是通过了。我待要冲陈导笑时,却发现陈导的脸色极其难看,他双手撑住藤椅的扶手,慢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朝我走近了几步,突然问道:“你以前没有和女孩子接吻过吗?”

晕,狂晕,陈导怎么能当众问我这么个问题呢?我急忙眨巴眨巴眼睛,希望自己是听错了,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陈导。

陈导看我不说话,又朝我走进了几步,再一次问道:“你以前有没有和女孩子接吻过?”

这一次,我听得真真切切,同时也清楚自己不能不回答了,只好点头说道:“没有。”

“啊?”陈导很是吃惊。

随即,屋内的其他人哄堂大笑,老子顿感老脸发烫,不用去照镜子,此时的老子肯定是脸红脖子粗。与此同时,我看到媚儿却是全身猛地一震,瞪大了她那对清澈的双眸吃惊地看着我。

陈导又走进了几步,冲我问道:“你果真没有和女孩子接吻过?”

我只好狼狈地又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个是。

屋内的人哄堂大笑之声更是不绝,陈导扭头瞪视着郭助理,不悦地道:“你怎么找来了这么个人?”

郭助理顿时满脸尴尬,我更是无地自容,直想转身拔腿就跑,夹着尾巴眷地离开这个地方。

郭助理匆忙也走了过来,走到陈导的身边,低声说道:“陈导,要不再让他试一次?”

陈导极不耐烦地道:“还试什么试?他一点经验也没有,连个接吻都不会,后边的重头戏更没法拍了。”

郭助理更加尴尬起来,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朝陈导陪着笑脸,但他那笑脸却是笑的比哭还难看。

我真的无地自容了,大脑一片空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脸红脖子粗地差点掉下泪来。

这时,我发现媚儿一直凝目仔细地看着我,我更加尴尬起来。我尴尬地想对她说声对不起,但却是说不出来。

陈导喊停,她从我怀里滑出去时,对我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更是对我极其反感的。但当我说我没有和女孩子接过吻的时候,她先是全身发颤,接着吃惊,随之更加仔细地观察着我,随后她那冷漠的眼神中似乎有了些暖色,暖色之中似乎带着隐隐约约的欣赏。

这时,陈导又道:“郭助理,你还是再去找人吧,把他给换了。找这么个没有丝毫经验的人来当替身,咱们的时间赔不起,成本更会加大,还是眷换人吧。”

[全本完结]了,彻底[全本完结]了,我感觉自己似乎在向地上倒去,晕晕乎乎地有些站立不住了。

就在这时,媚儿缓步走到陈导跟前,道:“陈导,不用换人,我和他演对手戏很有感觉,只不过他没有经历过这些,我来帮他。我相信他很快就能入戏的。”

我更加晕了,感觉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这到底是咋的了?实际上陈导说换人,我虽然险些栽倒在地,但我也决定离开这里了。没想到对我冷若冰霜的媚儿突然之间这么说,让我极度吃惊。

陈导一愣,脸色很是不悦,道:“他啥也不会,怎么来演?剧组每天的花费这么大,无论是时间和成本,咱们都赔不起的。”

媚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些,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吧。如果他再不行,那就换人,如何?”

媚儿毕竟是女主角,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导不得不给她面子,他考虑了几秒钟,只好冲媚儿点了点头。接着满脸不悦地看着我,道:“看在媚儿的份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是不行,那你立即滚蛋。”

人穷就是志短,老子如果还能有别的机会挣饭吃,绝对毫不客气地立即掉头就走。但现在不行,我要是掉头走了,那就真的可能沦为乞丐了。尤其是陈导对我说的最后两个字‘滚蛋’,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非常无奈更加颓废地冲陈导点了点头,还要装出一副感激的样子来,说了句谢谢陈导了!

媚儿看我这样,似乎很是不忍,她又对陈导道:“陈导,你指出他哪里还没有做到位,我再来帮他,我相信他能行的。”

听媚儿这么说,陈导只好对我道:“你和媚儿的接吻是激吻,这是最基本的。不要像个木偶似的和媚儿接吻,要拿出激情来。你要伸出舌头来,和媚儿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越是表现出激情越是到位。这次你明白了吗?”

我立即冲陈导重重地点了点头,还冲他鞠了一小躬。



灿笑如花

看我这样,媚儿紧蹙着秀眉,神态更是不忍,她对陈导道:“陈导,我先带他到隔壁我的房间,尽我所能来帮他,我相信他肯定能行的。”

陈导一愣,肥肥的肉脸上满是不悦,道:“好吧,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媚儿立即点了点头,快步向我走来。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轻声低道:“你跟我来。”

我立即跟在她身后,朝外走去。身后又传来一阵哄堂的嘲笑声。

我感觉自己的脸皮已经被烫的快要爆皮了,我没有想到进入剧组初次试拍下彻然是这样惨。

媚儿领着我来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顺手将房间的门关上。她来到我面前站定,她那清澈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怜悯,怜悯中带着些欣赏。

我忙冲她说道:“媚儿,谢谢你了!”

她没有回应我的道谢,只是凝目看着我,问道:“你真的没有和女孩子接过吻吗?”

我点了点头,道:“没有,从来没有。”

她接着又问道:“这么说,你也没有和女孩子上过床了?”

我又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没有,那更没有。”

突然之间,她蹙眉撅嘴,略带撒娇地嗔道:“你说你连和女孩子接吻都没有过,你是怎么混的?”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更加狼狈起来,连看她的勇气也没有了,脸红脖子粗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突然之间,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我大吃一惊,赶忙抬头,只见媚儿那冷若冰霜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她正灿然如花地冲我笑呢。

她笑的很甜,笑的很蜜,笑的很纯,笑的很真,甜蜜纯真的笑容荡漾在她那美仑美奂的俊脸上,竟然让我一时之间看呆了。

突然之间,她凝住了自己脸上的笑容,紧抿着红唇,但她的柔和眼神中仍旧荡漾着甜蜜纯真的笑,秀美的眼眶也有些红润起来,她柔声问道:“你没有那方面的经历,为何到了这个剧组?”

“我是在大街上被郭助理给拉来的,我但凡有点其它的活路,是不会来拍这个的。生活所迫,我没有办法。”说到这里,我声音哽咽,又想起了陈导冲我吼的那两个字‘滚蛋’,眼泪再也忍不住,忽地涌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她看我突然哭了,颇感吃惊,忙冲我道:“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还哭啊?”

我这是屈辱的眼泪。她这么说,我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眼泪更加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又冲我笑了起来,笑的同时,她那秀美清澈的双眸也有些湿润起来,对我道:“不要哭了,我来帮你如何去[全本完结]成那个激吻镜头。”她说[全本完结],双眸中的水雾凝结成泪花在眼眶内打转,似乎随时都会滚落出来。

她匆忙抬起手来,将秀眸中的泪花揩去,抿嘴笑着伸出双手,轻轻抚上了我的脸颊,用手柔柔地将我脸颊上的泪水揩去。

她的手很白,很嫩,嫩白犹如莲藕,我匆忙抬起双手来,不知不觉中就轻轻攥住了她的双手,她又冲我甜蜜纯真地笑了笑,道:“好了,泪水我已经给你擦干了,不准再哭了,现在我来帮你。”她边说边将双手拿开,我忙冲她点了点头。

她似乎又向我靠近了些,对我柔声说道:“咱们在那屋试拍的时候,我的舌头从你的嘴里缩回来,同时我的嘴唇也离开了你的嘴唇,这时候,你就要立即贴上来,同时,要将你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咱们在吻的同时,要将舌头缠绕在一起。缠绕的越厉,就越能表现出激情。还要特别注意,咱们在吻的同时,舌头也不能老是缩在你的嘴里或者我的嘴里,还要伸到嘴唇外边缠绕,因为摄像要拍到咱们舌头缠绕的镜头。明白?”

我点了点头,她道:“不要光点头,说话。”

我忙道:“我明白了。”

她顿时又对我灿然如花地笑了起来,道:“你的手抱住我也不能只停留在一个部位,要上下不停地游动,这样才能表现出你对我的恋恋不舍。”

我赶忙又道:“我知道了。”

“好,来,咱们现在就试一次。”

“嗯,好。”虽然我说了个嗯又说了个好,但又有些莫名地忐忑起来,心中也怦怦地狂跳起来。

她看我仍是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脸上虽然灿笑如花,但目光却是蕴含嗔怪,她抿着性感妖媚的红红嘴唇,道:“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咱们现在就开始啊。你是男的,你要主动些才行。”

“哦。”

我哦了一声,立即就像执行重要任务一样,伸出双手将她紧紧地抱住。

我待要腆着老脸伸着嘴巴去亲她的时候,她却趴在我的怀里低声咯咯地娇笑起来。



激情

马上就要开始激吻了,她却趴在我的怀里咯咯地娇笑起来,让我顿时茫然不知所措。

从我第一次见到媚儿,她就面无表情,更是冷若冰霜,我以为她很少笑,甚至是不会笑,没想到她却是这么爱笑。

我不解地问道:“媚儿,你为何笑啊?”

我这么一问,她更加控制不住自己,从我怀里抬起头来,伸出嫩白的手将自己的红唇捂住,咯咯的娇笑声从她的手指缝里传出来。

我看她笑成这样,只好松开她,跟着她一起笑。她看我也在笑,忍不住笑的更厉,笑的她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不知道她为何突然之间笑的这么厉害,只好陪着她傻笑。

她抬手将笑出来的泪花揩去,这才说道:“你真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咯咯,你抱住我也要有激情,不要像个木偶似的。要主动不要被动。”

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媚儿突然之间笑的这么厉害,是笑我实在太笨了。我赶忙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要主动点,不能太被动了。”

“不是主动点,而是疯狂地主动。”

“哦,我明白了。”

她停止了娇笑,脸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俊美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突然问道:“你喜欢我吗?”

晕,她怎么这么问我?我一愣又一呆,顿时发愣发呆起来,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

她脸色更加凝重,神态更加认真地问道:“你喜欢不喜欢我?”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说句真的,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她那貌若天仙的美貌就征服了我,我也喜欢上了她。但那喜欢仅仅是停留在欣赏的角度上。

现在看她当面这么直接地问我,我还一时半会真的反应不过来。

她看我又在点头,嗔怪地道:“不要总是点头,我要你说话。”

我忙道:“喜欢。”

她立即反问道:“你喜欢什么?”

我一愣又是一呆,随即忙道:“我喜欢你!”

她凝重的神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抿嘴俏笑,道:“对,你喜欢我才会有感觉的。这样拍出来的效果才会真实。”

我顿时明白,她这么问我,是为了让我眷入戏,忙道:“嗯,我知道了。”

“咯咯,你又是知道了?呵呵,好吧,来,咱们再试一次。”

听到她说再试一次,我凝目深情地看着她,她也脉脉含情地看着我。倏忽之间,我激情澎湃起来。对,我要把她当成是我的恋人。我虽然只是欣赏她,但也是真心喜欢她,为何不把她当成自己的恋人呢?

激情澎湃,爱恋顿生,我伸出双手将她紧紧拥入怀中,蕴满深情地低头伸嘴,瞬间就用嘴唇捕捉到了她的红唇,嘴唇对红唇,吻了又吻。

我的舌头也充满了灵性,这次没等媚儿把香舌伸到我的嘴里,我的舌头就主动出击了。我将舌头深深地伸到她的嫩嘴里,捕捉到她的香舌,紧紧地缠绕住,恨不得将我的舌头和她的香舌融为一体。

媚儿的香舌更是充满灵性,柔软波动,让我更加充满激情。不知不觉,她的香舌缠绕着我的舌头又到了我的嘴里。

突然之间,我感觉她的红唇稍微离开了我的嘴唇半寸,我顿时明白过来,将舌头和她的香舌更加紧密地缠绕在一起,缓缓滑出了嘴唇,在唇外激情缠绕。

缠绕了好大一会儿后,她的香舌一缩,我立即跟进,双双又滑落到了她的嫩嘴里。

与此同时,我的双手紧紧搂抱住她,上下不停地游走,一会儿抚摸她的后背,一会儿抚摸她的脖颈,一会儿又抚摸她的秀发。

不知不觉,在激吻中,我的喘息越来越粗,她的喉咙深处也发出了摄人魂魄的娇呻喘吟。

突然之间,她将红唇撤离了我的嘴唇,娇喘着道:“吻我的脸,从上往下吻,快。”

我不由自主地立即将嘴唇对准了她的秀额亲了起来。从她的秀额亲起,接着是她的眼帘,随之是她的秀鼻,再接着是她的粉腮,最后是她的秀颌。我变得很是贪婪,将她桃腮杏面的一丝一寸也不放过,全部深深地激情吻了个遍。

此时媚儿的双眸微闭,秀眉紧蹙,红唇开启,娇喘呻吟之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激荡,她的神态她的呻吟也更加越来越勾魂,我顿时感觉我裤裆中的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似乎随时都要爆炸了。

这时,媚儿在急呻促吟中,气息娇喘着道:“不要停下来,吻我的脖子,再吻我的胸部。”

我真的快要爆炸了,没有丝毫停顿,嘴唇立即从她的秀颌下滑到了她的秀颈,她朝后仰着头,让我尽情地吻着她那白嫩的秀颈。

我已经处于极度激情之中,吻着吻着无师自通,嘴唇开始向她那诱人的胸部吻去。



忘情地投入

媚儿穿的本就是低胸的黑色吊带裙,弹性十足而又丰满的那对咪咪暴露大半,鼓鼓囊囊地就像两个又白又香的大馒头,我贪婪而又陶醉地热吻着她的那对咪咪,恨不得一口都吃进去。

这时,媚儿双手忽地一下缠绕住了我的脖颈,身子一纵,双腿盘绕住我的腰部,将她的私密处紧紧地贴住了我的裆部。

我嚓,我顿感一阵发晕,激动地全身热血都凝聚到了裤裆中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上,变得更粗更大,宛如铁棍,紧紧地顶住了媚儿的私密处。

她娇喘着对我急促地道:“抱我到床上去。”

我嘴唇没有离开她的咪咪,双手立即用力抱住了她的腰,铁棍顶着她的花蕊,迈步就向床边走去。

到了床边,她四肢用力缠绕着我,带着我滚到了床上。

我真的快要爆炸了,紧紧地压在她的身上,无师自通地伸着嘴唇又捕捉到了她的红唇,下身的铁棍紧紧顶着她下身的花蕊,我全身抖栗,感觉马上就要喷了。

就在这时,媚儿将她的红唇脱离了我的嘴唇,对我道:“好了,行了。”

我操,我大吃一惊,不解地看着她。马上就要进入高潮了,她却说好了行了,简直是岂有此理嘛。

她面如潮红,仍旧有些娇喘,她冲我柔柔地道:“好了,我们就排练到这里,等会到那屋开拍的时候,我们就像这样去拍就行。”

晕,我这才清醒过来,媚儿这是在和我排练啊。老子很是沉醉更加陶醉,死皮赖脸地不想起来,但媚儿却用双手推我了。

人家都推了,我还能不起么。再不起来,也就太不要脸了。

我既不情愿又充满遗憾地从她身上爬起来,支楞着第三条腿站到床下,抬手整理了一下裆部,免得让她看到高高撑起的伞。媚儿也从床上缓缓坐起,抬手梳理了一下被我弄乱的秀发。从床上下来,又整理了一下被我鼓捣的凌乱的衣服。

她的脸色仍旧非常潮红,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能感觉出来,她的脸色如此潮红,正是激情所致。

她整理好了衣服,冲我柔柔地笑了笑,对我道:“等会咱们过去拍的时候,你在和我激吻时,眼睛一定要闭上,眉头也要略微皱着点。”

我没点头,而是问道:“为何?”

她道:“哪有睁着眼激吻的?那样也太不投入了。要微闭上眼睛才行,这样才能忘情地投入。只有忘情地投入了,才有激情。”

我冲她笑了笑,道:“谢谢你了!媚儿!要不是你,我真的要被赶走了。”

她也冲我笑了笑,随之脸色略带凝重地道:“等会过去开拍的时候,你还要注意,在你亲吻我的胸部时,一定要抬手把我吊带裙的吊带给扯断,最好是一把就扯断,用牙齿将我的乳罩咬住褪下再去亲,这样更能充满激情。”

我顿感又是一阵发晕,忙道:“媚儿,陈导在给我说戏的时候,只是说演到和你激吻的地方。亲你的面部和脖颈以及胸部,陈导都没有说啊,他也更没有说让我抱着你倒到床上去啊?”

媚儿听我这么问,那种甜蜜纯真的笑容又浮上了她那美仑美奂的俊脸,抿嘴笑道:“呵呵,你真是可爱!呵呵,这正是你难能可贵的地方!要是换做别人,恨不得沾我的便宜呢。”她边说边更加欣赏地看着我。

我不禁有些害羞,忙冲她笑了笑。她道:“从你亲我的面部到抱我上床,是下一组镜头。陈导不是对你不满意吗?那好,我们再过去拍的时候,就来个一气呵成,让他对你刮目相看。”

我顿时明白过来,媚儿不但在教我激吻的技巧,还更是在实心实意地帮我。我无比感动起来,顿感眼睛湿润,赶忙眨巴了眨巴眼皮,冲她感激地道:“媚儿,你太好了,我真的要谢谢你了!”

媚儿冲我笑道:“呵呵,你是个非常感性的人!不但感性,还更加可爱!呵呵。”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好了吗?媚儿。”

媚儿立即回道:“好了。”

然后低声对我道:“我们过去。”

我跟在媚儿的身后向外走去。到了门外,这才发现过来敲门的是郭助理。

到了那屋,我发现陈导正在等的很不耐烦,屋里的人也在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什么。看媚儿领着我回来了,有的人开始捂嘴窃笑,我又感老脸发烫,也又有些脸红脖子粗了。

媚儿快步向陈导走去,在陈导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陈导立即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看我,随即冲媚儿点了点头。

媚儿又立即返回到我的身边,悄声对我道:“我和陈导说了,咱们不用再试拍了,直接正式开拍。”

我一听要正式开拍,心中不免又忐忑起来。媚儿立即发觉了我的忐忑,忙冲我笑了笑,安慰着我:“你就按照咱们排练的那样去做就行了。”

我冲媚儿重重地点了点头。

激情四射

这时,陈导对周围的人大声喊道:“肃静,大家都注意了,各就各位,现在正式开拍,”

周围的人立即都不说话了,屋内出奇的静。我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MLGBD,苦苦寻找了67天的工作都未果,结果今天接连从天上往老子的嘴里掉馅饼,最后竟然把貌若天仙的媚儿也掉进了老子的怀里,简直比做美梦都TM的美。

美归美,但也是很紧张,总担心又拍砸了。

我和媚儿都站好位,我手中提着那个皮箱。屋内的镁光灯打开了,摄像机的镜头盖也开了,录音师也做好了现场录音的准备。

看到如此阵势,我有种待要窒息的感觉。

CTNND,原来拍电影也是如此熬人啊,操。

当那个傻逼再一次将小木条和四方牌啪的一声合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正式开拍了。

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只有向前冲了。我提着皮箱,脚步缓慢地向门口走去。当走到门口时,媚儿的那声阿硕传来,我停住了脚步,痛苦地闭上眼睛。媚儿从背后跑过来,将我抱住,我手中的皮箱滑落在地。媚儿的脸贴在了我的后背上。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到了我该转身亲她的时候了。我猛地回身,伸出双手将媚儿紧紧抱住。我记住了媚儿告诉我的,吻她的时候,要闭上眼睛,这样才能忘情地投入,才能表现出激情来。

我和媚儿在隔壁屋里排练的时候,我发现媚儿真的非常善良,我从内心里真正喜欢上了她。我的激情都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在表演。

可能我吻的太迫切太投入了,低头一嘴下去,感觉不对劲,我忽地一下睁开眼睛,晕,我竟然吻住了她的秀额,还伸出了舌头在舔着。

毁了,这下又[全本完结]了。我心中才这么想,就听一声大喝传来:“停。”

我日哟,这是老子的最后一次机会了,结果又被自己给弄砸了。我喜欢媚儿,但却再也亲不到她了,我肯定得被陈导给赶出去了。我着急之下,险些掉出泪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媚儿大声说道:“陈导,这次不能怨他,是我自己站位不好。”

陈导正在怒目瞪视着我,忽听媚儿这么说,他急忙朝媚儿看去。我感觉到媚儿从我的怀里迅速往下滑了滑,故意往下蹲了蹲身子,扭头看着陈导大声道:“陈导,你看,是我自己没有站好位,我站的太低了,不能怪他。”

陈导的怒目变得缓和起来,问道:“媚儿,这次是你的缘故啊?”

媚儿立即回道:“是的,陈导,不好意思,是我没有做好,请你原谅!”

陈导无奈地笑了笑,道:“没事,重新来过。”

媚儿站起身子,凝目看了我一眼,将嘴巴贴在我耳边,轻声叮嘱道:“你要稳住,千万不要乱了方寸。”

我很是难过但更加无比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这次又是媚儿帮我度过了难关,不然,百分百陈导这个肥猪会把老子给赶出剧组的。

媚儿用手攥住我的手,又回到了起始的位置,她用手暗自捏了我一把,我有些无助地看着她,她用她的美目在鼓励着我。美目含情,情浓荡漾,我的信心一下子又恢复了起来。

我警告自己,再也不能出错了。如果再出错,媚儿也无法救我了。我长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沉稳点,大脑又仔细回顾了一下剧情,信心十足地站在了那里。

随即又开始正式的开拍了,一环紧扣一环,万幸,我没有再出错。但在我和媚儿激吻的时候,我想起了我进入到这个剧组所经历的磨难,忍不住掉下泪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老子已经走投无路了,才低三下四地来到这个狗日的破剧组。

媚儿的目光是迷离的,她激情四射地在和我激吻着,蓦然之间,她感觉到了什么,身子微微一颤,微微睁开眼睛,却发现是我的眼泪滴落在了她的脸上。

我感觉到我有些失态了,但又不能停止下来,我要毫不犹豫地演下去,只有演下去我才有饭吃。想到这里,我更加心酸难过起来,眼中的泪水流的更多了。

可能是受到了我的感染,媚儿的眼圈也在慢慢变红。倏忽之间,她的眼角处也流出了泪珠。

这一幕根本就不在剧情之中,但我的确是忘情地投入了。媚儿的香舌撤离了我的舌头,她的红唇忽地紧紧抿住,我顿时明白过来,到了该吻她秀额的时候了。

从吻她的秀额开始,就步入了陈导没有交代给我的下一组镜头。

我按照和媚儿排练的嘲,更加忘情地投入,激情也是越来越浓。

当我开始吻她胸部的时候,我抬手扯住她那低胸的吊带裙,用力猛扯,嗤啦一声,她那吊带裙的吊带被我一把就给扯断了。我开口用牙齿迅即咬住了她的胸罩,低头咬住往下扯,将她的胸罩扯下,她那弹性十足而又丰满白嫩的咪咪立即跳跃着蹦了出来,含苞未放的红红樱桃也在急速地跳跃着,似乎在向我打着招呼。

我连想也没想,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