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的女友 - 首页-原始欲望



  今天的刘巧穿着一身花格子的连衣裙,脚上是黑色的小皮鞋,[全本完结]全的家常妇女装束,而其他的两个女人,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牛仔裤黑皮鞋白短袖,脸上浓妆艳抹,让人[全本完结]全看不出她的年龄,模样在厚厚的脂粉遮掩下还算能看得过去,身材只能算是一般,胸前相当平坦,身材很瘦,个子也不高。
  另一个女人则是[全本完结]全一副素容,穿着一身蓝色的裙子,上面则是穿着一身小西装,很正式的样子,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虎娃靠的很近,竟然都看不出她脸上的毛孔。
 〈到他进来,顿时三个女人的眼神都看向了他。
  “哎呀,虎娃兄弟来了啊。”
  刘巧顿时就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看着虎娃说道,然后也眉头一皱,看向了他身边的木风。这位帅哥是谁啊。“
  听到这话,虎娃再次和在楼下一样介绍了一遍木风的身份。
  这一次,三个女人的脸色是形色各异,其他两个女人的脸上是和孙玉一样的好奇,而刘巧则是在听到“木风”二字的时候脸上就闪过一丝惊恐的神色,然后看着木风的眼神就充满了警惕,本来想给虎娃介绍两个女人的心思也压了下来。
  虎娃立马就感觉到了她的异动,知道她应该是接到了她哥哥的通知,知道了木风的身份。
  “好了,好了,不说废话了,赶紧开场。”
  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摆着手喊道,然后站了起来,扭着屁股从虎娃的身边走了过去,路过的时候,不易察觉的伸出手在他的屁股上轻轻摸了一下。
  虎娃顿时感觉浑身一颤,知道这女人绝对是一个骚货。
  她一招呼,顿时几个女人都上了麻将桌。
  虎娃不会打麻将,不过他学习的速度足够快,加上有木风这个高手在后面指挥,几圈下来,他竟然已经能够应对自如了。
  “看不出来啊,你对这个竟然还有这么强的天赋。”
  木风感叹的说道,他感觉自己再次被打击了,心里立刻就开始盘算要怎么给虎娃加点有难度的训练,让他佩服自己才行。
  他这么想着,却听到虎娃说道:“木风啊,你去打电话,让楼下的服务员再开一张房卡送上来,这边打麻将哗啦啦的吵人的要死,你再开一间房正好能休息。”
  他说着,还回过头对木风小声的说道:“你想干什么都行,今天晚上的开销,我报销了。”
  说[全本完结],还神秘的一笑。
  木风顿时会意,知道是自己在这里影响虎娃办事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某人是很不喜欢我这个师兄啊。”
  “那我真去了啊,你说的要给全部报销的,不许反悔。”
  他又小声的在虎娃耳边说道。
  “嗯,真的。”
  虎娃立马说道,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叠钱,直接捏了一半递给了他。提前给你报销,够意思吧。“
  木风嘿嘿一笑,立马接过钱。
  “不愧我是师弟,真够意思,虽然我不缺钱,但是我的钱没你的那么好用,好了,不打扰你了,撤了。”
  他嘿嘿一笑,转身就拉开房门走了。
 〈到他走了,刘巧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看着虎娃一脸惊疑不定的问道:“这个人,是不是就是白天陪着你的那个人?”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知道她肯定是已经知道白天发生的事情了。
  “有些事情,不知为福啊。”
  虎娃叹了口气说道:“好了,赶紧搓牌,两个姐姐都还等着呢。”
  他催道,把话题给转移开了。
  “是了,我还不知道这两个姐姐的名字呢。”
  他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刘巧。
  刘巧这才脸色一松,点了点头,笑着指着虎娃左边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说道:“这个姐姐是咱们县农业银行的行长黄梅。”
  然后又指着他右边的女人说道:“这个是咱们国土局的副局长,南云。”
  在场的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听到他们的这番对话,都知道刚刚那个人的身份大有问题,只是转移了话题,她们就不再多问了,不过看着他的表情都变了,特别是南云,看着他的表情都充满了惊讶,似乎是在猜测他的真实身份。
  的确,在很多时候,无知的确是福。
  几个人寒暄了几句,又开始打麻将。
  又打了三圈,虎娃的牌技是越来越厉害,三圈就赢了两把,就在这个时候,他对面坐着的孙玉忽然说肚子疼。
  “哎呀,不行,我要去个洗手间,你们先继续啊。”
  她说着,就款款的起身。
  虎娃顿时眼睛一翻,也嘿嘿笑着站了起来,看着她说道:“姐姐,我扶着你去呗,你肚子疼等会滑倒了怎么办啊。”
  他说着,冲着孙玉俏皮的眨了下眼睛。
  孙玉顿时一愣,本能的就想拒绝,顺带呵斥他两句,但是看到他眨眼睛,顿时莫名的心里一突,竟然红着脸点了点头。
  虎娃这才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刘巧和两个带着都带着暧昧脸色的女人,站起来妆模作样的扶着孙玉。
  “我有话要跟你说。”
 】近她,他就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在三个女人看来,他则是在调戏孙玉,在她耳边轻轻的亲了一口。
  不愧是商务间,洗手间都相当的大,虎娃一进门,粗略的看了一眼里面的环境,然后一把就把孙玉抱在了怀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咬着她的嘴唇亲了起来。
  “呜呜···”孙玉想说什么,虎娃却不理会,一把把她的裙子给撩了起来,手直接就伸入了她的两腿之间神秘之处抚摸了起来,柔软细腻,湿润光滑的感觉让他立马就冲动了起来,大家伙顿时一柱擎天。
  “先放开我,我要上厕所,你个小色狼。”
  孙玉终于把他给推开了,白了他一眼说道。
  虎娃依旧不管,俯下身子,把她粉红色的秀裤给褪了下来,伸出舌头在她的美腿上舔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
  他说道,一把把孙玉的身子给翻了过来,让她趴在马桶盖上,直接一把把她的裙子给脱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脱的精光,放在一旁的衣服架上。
  “你,我真的想要嘘嘘。”
  孙玉红着脸说道,被他刺激的,忍不住已经尿出了一些水,急忙刹住了。
  只是她刚刚刹住,就感觉到一根火热的家伙正在自己下面乱顶着,一只大手也开始在她的胸前抚摸了起来,舒服的感觉让她顿时就有些迷失。
 ⊥在这时,虎娃挺身而入,直捣黄龙。
  孙玉立马就叫了出来,再也忍不住,肚子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喷的两个人身上全身都是。
  她也终于知道了虎娃的想法,这个家伙竟然是想玩这种东西。
  终于,半个多小时后,云停雨歇,在这种异样的刺激下,虎娃竟然兴奋到了极限。
  “你个不要脸的家伙,真能干出这种事情啊。”
  孙玉趴在他的怀里,眯着眼睛,淋着淋浴说道。
  她现在浑身都在发软,如果不是虎娃把她紧紧抱着的话,她怕是都站不起来。
  “怎么样,舒服吗。”
  虎娃嘿嘿笑着说道。
  孙玉点了点头,刚刚她的确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
  “舒服就好。”
  虎娃说道,然后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对着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等会出去了你找个理由离开这里,不要问原因,不要问理由,以后你想要的时候,我们单独见面,不要和她们混在一起了。”
  听到这话,孙玉顿时就有些迷糊,不明所以的睁开眼睛看着虎娃。
  “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我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我,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他再次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
  这些话顿时让孙玉感觉浑身都被一股暖流给包裹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为她着想过,看着虎娃,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这一刻,她才算是真正的被虎娃给征服了。
  感觉到她紧紧的抱住了自己,虎娃不由一愣,说道:“怎么了。”
  “没怎么,就想好好抱抱你。”
  孙玉一脸幸福的说道。你为啥要这么对我好啊,我什么都没有,残花败柳一个。“
  她说着,脸上带着一丝暗淡,只是她的脸贴在虎娃身上,虎娃看不到。
  不过虎娃感觉到了她的失落,轻轻的在她的头顶亲了一下,说道:“你是我第一个想要天天见到的女人,我这么说你信吗。”
  “不信。”
  孙玉立马说道,不过脸上却带着更加幸福得意的表情。
  她心里是信了,女人,都希望能在自己喜欢的男人心里有独一无二的位置。
  说着,她忽然滑着身子蹲了下去,在虎娃发呆的时候,一口把他已经疲惫的家伙给含进了嘴里允吸了起来。
  虎娃一愣,干脆就闭着眼睛好好享受。
  等到两个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衣着整齐,表情柔和,如果不是孙玉的头发还有一丝吹风机没有吹干的水迹的话,别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哟,还玩的重口味啊。”
  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南云顿时就冲着他们不怀好意的笑道。
  虎娃打了个哈哈,没说话。
 ⊥在这时候,孙玉的寻呼机忽然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下,顿时脸色就变了,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说道:“几位,我怕是要先走了,我家那位传唤。”
  说着,冲着几人歉意的一笑,然后匆匆的就拉开房门走了。
  “她倒是跑的快。”
  南云顿时撇了撇嘴说道。
  对于孙玉,她一直不是很喜欢,不仅仅因为她是个小三,还因为她比自己漂亮,她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要损她几句。
  “不走怎么,让你白她啊,好了,姐姐不说她了,我们继续打麻将。”
  虎娃哈哈一笑,为孙玉开脱。
  南云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说话了,坐下继续打麻将。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明显不安分了起来,总是左手摸牌,右手则是已经伸到了虎娃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虎娃原本已经软化的家伙被她挑逗了一下,顿时再次变得坚硬如铁。
  不过他也不动声色,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麻将又过了一轮,虎娃感觉到自己的另一条腿上也多了一只手,不由一愣,看向自己右边的黄梅,却看到她的脸色一表如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佩服了,这女人才算得上是真的淡定啊。”
  他心里无奈的叹道。
 ⊥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一条腿也从前面伸了过来,不断的在蹭着他的小腿。
  终于,让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两只手相遇了,然后都碰到了那只脚,然后,除了虎娃,三个女人都愣住了,很快,桌子上又变成了八只手在打麻将。
  又过了一轮。
  虎娃把嘴巴张的大大的,说道:“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先进房子里小睡一会。”
  他说着,就起身往卧室里走去。
  他刚刚进了门,黄梅就站了起来,说道:“我进去和他说点事。”
  然后也跟了过去。
  虎娃还没走到床边上,就感觉到门开了,回头看到是黄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她一把给抱住了。
  “嘘嘘,不要说话。”
 〈到虎娃想说话,黄梅顿时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流利的解开了虎娃的裤裆。
  什么叫做闷骚,虎娃终于感受到了。
  见到虎娃的大家伙,她明显也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说话,张口就允吸了起来。
  虎娃顿时舒服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她自己折腾了一会,或许是感觉到累了,就站了起来,很干脆的一把把虎娃给推倒在床上,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一个黑色的秀裤,麻利的脱掉,就朝着虎娃身上坐了过来。
  从始至终,她都一句话不说。
  虎娃刚刚反应过来,他的大家伙就已经被吞了下去,而且几乎是全根覆没。
  他舒服的立马就长呼了起来。
  “姐姐,···”虎娃刚想说话,就被黄梅狠狠一瞪,说道:“不许说话。”
  然后在虎娃发呆的时候,她就疯狂的运动了起来,像是一个饿极了的老虎忽然见到了肉一样。
  虎娃上过的女人不少,但是她这么疯狂的还是第一个碰到,顿时先是有些不适应,然后就疯狂的迎合了回去。
  十几分钟,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过去了,黄梅丢了四次身子了,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闭着眼睛养了一会神,同样是一言不发,起身穿上自己的秀裤,身形有些摇晃的走了出去。
  虎娃则是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发呆。
  今天晚上,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应召牛郎,他知道,黄梅走了以后南云肯定会进来的。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南云走了以后,第二个进来的人竟然是刘巧。
  她一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虎娃,顿时就兴奋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就骑了上来。
  “怎么样,刚刚那个骚货够厉害吧,别看她平时文文静静的样子,其实骨子里骚透了,只是她还总是想要装清高,所以才把自己整成了这幅样子。”
  她骑在虎娃身上说道,一边伸手脱了自己的衣服。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的点了点头。
  刘巧对黄梅的评价,十分的中肯,不偏不倚,和他心里想的一模一样。
  “她的确够疯狂的,如果不是我,换一个男人,怕是真的伺候不了她。”
  他说道。
  刘巧嘿嘿一笑,不说话,低头在虎娃已经擎天的柱子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自己上马,运动了起来。
  她是熟门熟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虎娃也是尽力迎合。
  对上床这种事情,他没有任何反感,既然没有任何选择,他就索性放开去享受。
  他知道,今天晚上是一个特殊的晚上,只要今天晚上他能把这几个女人给伺候好了,或许明天,他的公司就能开业。
  半个小时后。
  “好弟弟,姐姐今天实在有些状态欠佳,先走了,偷偷的告诉你一下,外面那个骚货,才算是真正的骚,在她身上,你[全本完结]全不用留情,放手去搞就好。”
  她说着,冲着虎娃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身就走。
  虎娃没说话,长呼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妈的,真把老子当成了应召牛郎了。”
  他想着,心里却在思考自己下一步的路要怎么走。
  搞定了这几个女人,公司前行的路上基本是没什么问题,资金的事情他现在已经不是非常担心了,有了吴六的百万家产,他只用再弄几百万就好。
  对于钱这种东西,他现在有种很淡然的感觉,感觉并不用费很大的力气就能弄下。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南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虎娃赤身裸体的靠在床上,顿时就舔舔舌头笑了。
  “你可真猛啊,三个骚货都把你给放不倒,难怪刘骚货那么喜欢你。”
  她笑着,直接爬上了床,跪在穿上,竟然沿着虎娃的腿一路晚上亲了过去。
  虎娃无奈,他心里清楚,这就是女人之间的友情。
  在你面前,亲如姐妹,在别人面前,视你如仇敌,恨不能骂死你。
  “姐姐你放心吧,即便你晚上不想走了,我都能坚持下来。”
  他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把这个女人给征服了。
  正沉迷在肉欲之中的南云听到这句话,顿时抬起头嘿嘿一笑。
  “那最好了,这么大的家伙,姐姐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如果不好好爽透了,简直是对不起自己啊。”
  她笑道,两只手抓着虎娃的大家伙,低头就允吸了起来。
  她的动作很娴熟,显然经常做这种事情,弄的虎娃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紧紧的压着她的脑袋。
  慢慢的,虎娃终于知道刘巧为什么说可以在这个女人身上放开手的搞了。
  “快点,快点,后面,后面,舒服···”她趴在床上,摇着自己的屁股,大声的叫道,虎娃的家伙在她的身体里,她自己则是伸手在自己的后门。
 〈到这一幕,虎娃立马感觉浑身都来了精神。
  立马提枪上阵,顺着她的后门就进攻了过去,她那里显然也是被经常开发的,并不是很紧凑,虎娃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就进入了,这是他第一次成功的进入这个地方,心里和生理的双重刺激顿时就让他舒服的浑身再次颤抖了起来。
  半个小时,四十分钟,一个多小时的时候,虎娃这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南云已经[全本完结]全瘫软的趴在了床边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到她这个样子,虎娃的伸手在她的背上揉了揉,却被她狠狠的呵斥了一句:“走,离我远远的,快点,给我走,有多远走多远,滚,立马给我滚。”
 〈到她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虎娃不由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穿上衣服转身就走出了门。
  到了客厅,果然看到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意料之中的,那三个女人再舒服[全本完结]了以后都走了,原本他以为最后留在房间里的人会是他,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被赶了出去。
  “妈的,等老子发达了,一定让你们这群女人一个个都趴在我脚底下长征服,竟然敢这么对我,妈的,狗屎,哼。”
  他心里愤愤的骂道,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推开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他就看到木风正靠在楼道里一脸笑容的看着他,不由一愣。
  “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他看着他问道。
  “两分钟,一直在等你出来,怎么样,舒服了吧。”
  他笑道。
  虎娃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不说这个了,走吧,我想找个地方好好安静一会,是了,你饿吗,我们去吃饭。”
  听到他的话,木风一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我正好饿了,走吧,我刚刚无聊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个饭店里竟然有十全大补汤,我们下去吃点吧。”
  他嘿嘿笑着看着虎娃。
  虎娃一愣,也笑了笑,点了点头。
  大龙饭店,前三层是吃饭的地方,楼上才是客房。
  “什么,没饭了,没饭你们开什么饭店啊。”
  虎娃一听竟然没饭了,顿时就看着眼前的女服务员吼道。
 〈到虎娃气质不凡,旁边的经理急忙走过来说道:“不好意思啊,先生,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了,厨师都下班了,非常抱歉。”
  “好吧。”
  虎娃无奈的说道。那我现在到哪里还能吃上饭啊。“
  他问道。
  “您出了酒店的门,左边走一百米就能看到一个夜市,如果你不嫌弃的话,那里的饭也挺不错的。”
 …理立马说道。
  虎娃点了点头,就和木风转身往夜市走去。
  对夜市,他并没有什么反感,反而很喜欢那种环境。
  “这个男人长得真帅啊。”
  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背后,刚刚给他说话的那个女经理的眼睛里正在泛着桃花。
  走到夜市,虎娃也对这里有了一些印象,看着夜市后面的一条街,不由就愣住了。
  “怎么了,你不是饿了吗,赶紧走啊,弄点烤腰子什么给你补补。”
  木风调笑着说道。
  虎娃嘿嘿一笑,指着也是后面那条街说道:“知道这条街是做什么的吗。”
  木风一愣,摇摇头。
  “就知道你不知道。”
  虎娃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条街啊,如果不是本地的人,根本不知道的。”
  “只有大龙县城的人才知道,大龙县城有两条路最有名,一条是麻将路,钱来麻将馆没了,吴六死了,那条路就没了。”
  他说道吴六死了这件事的时候,表情很淡然,仿佛和自己没什么关心一样。还有一条街就是这条了,红灯街,听名字你都应该知道这条街是做什么的了吧。“
  “屁话。”
  木风说道,眼睛就已经亮了。
  他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立马就推着虎娃说道:“走走,赶紧吃饭,吃[全本完结]饭了我们去街上转转,身为国家的工作人员,我必须要对这些隐秘的地方有足够深的了解。”
  他说着,一脸的义正言辞。
 〈着他的样子,虎娃真想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还不让他擦。
  两个人去吃了一些烧烤,当然,期间还发生了一点故事。
  木风这个家伙,竟然点了两斤的烤羊腰,味道还很不错,就着破,虎娃不知不觉的竟然吃掉了其中的大多数,吃[全本完结]了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说你害我啊,快两斤的羊腰子,你想烧死我啊。”
  虎娃瞪着他说道。
  木风嘿嘿一笑,说道:“我这不是怕你劳累过度了,给你补补嘛,用得着那么大火气吗。”
  “我很好,不用补。”
  虎娃强压着火气说道。
  他现在还不能和木风翻脸。
  吃[全本完结]了,走在路上,虎娃就已经体验到了这些羊腰子的厉害,他现在感觉浑身都燥热的不行,下面的大家伙早就已经硬的和铁棍一样,在裤裆里顶的生疼。
  “妈的,不行,非要找个女人下下火不行,不然的话,一会就要被烧死了。”
  他心里想着,眼睛就开始四处瞄了起来。
  又走了一大截,一路上看到的站街女倒是不少,开着红灯的小房子也多的是,可是这些他都没进去,关键是那些女人他看一眼就没兴趣了。
  和南云几个女人上床,他是没办法,没有选择。
  现在,他花钱找乐子,有的是选择,自然不肯让自己受一点委屈。
  他的本意,是找一个洗浴广场,到里面冲个澡,然后按个摩,然后好好享受一番,只是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一个按摩店里,几个打扮的朴素的女孩正坐在里面,其中年龄大的看上去有三十出头,年龄小的看上去只有十几岁,最关键的是,她们的脸上都带着心不在焉的神色。
  一个光头的男人站在她们背后抽着烟发呆,脸上的一道长长的疤痕在灯光下显得有些骇人。
  “走,我们去这家看看去。”
  虎娃说着,脚步已经动了起来,往那边走了过去。
  木风一愣,急忙跟上,看到他要去的地方,再看到那个光头男人,眉头不由轻轻皱了一下。
  “你好,来,里面坐,小兄弟,你是按摩的还是来找乐子。”
 〈到他进来,那个年龄稍大的女人顿时就迎了上来,冲着他笑着说道。
  听到她这么干脆,虎娃就直接说道:“我是想呢,先按个摩,然后再说,刚吃了点腰子,身上烧的难受,这几个,都是你们这里的服务员啊。”
  他说着,眼睛在眼前的三个女孩身上扫过,扫过那个最小的女孩时,明显能感觉到她的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
 〈着她那张虽然扑满了粉,看不出真容,但是明显能看出还略带青涩的脸,虎娃不由的心里猛地抽了一下,不由的心里就有些烦躁。
  “你多大了。”
  他直接冲着她喊道。
  “十七,不,十八了。”
  女孩说道,急忙改口。你放心,我已经成年了。“
  虎娃眉头不由一皱,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女孩绝对没成年,她肯定是十七不是十八,顿时就摇摇头看向她身边同样脸上扑满了粉的女孩问道:“你呢,多大了。”
  “二十一。”
  这女孩回答的很干脆。
  虎娃点点头,然后看着最先给自己说话的女人,问道:“她们是不是都会按摩。”
  “会,会,她们都会,我那个小女儿,还是个处呢。”
  她悄声的在虎娃耳边说道,只是听到这话,虎娃不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点了点头。
  “那你呢,你会不会按摩。”
  他看着女人问道。你放心,钱不是问题,今天晚上你们什么生意都不用做了,伺候我们哥俩就好,她们姐妹两个,加上你,给我按摩,让你那个女孩照顾我那个兄弟,今天晚上,我一共给出六百块,你看可以吗。“
  女人原本显然是不愿意,但是听到六百块之后,立马就点头说道:“可以,可以,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请问你是要在这里按摩呢,还是你说地方,我们去。”
  “让我看看你们这里的环境吧。”
  虎娃说道。
  “好,好,光头,带路。”
  女人顿时冲着那个光头男人说道。
  虎娃看的分明,光头男人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明显闪过了一丝挣扎,拳头狠狠的攥了攥,但还是放开了,转身打开了后门,做出请的姿势。
  虎娃看了一眼木风,然后嘿嘿一笑,跟了上去。
  穿过一条走廊,到了一个还算新的房子里,房子不大,有二十多平米,一张大床,一个洗手间,一张桌子,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床上铺着一张白色床单,看上去很干净。
  “好,就在这里了,不错,我再给你加五十块钱。”
  他立马说道,女人立马忙不迭的点头。好好,谢谢您了,老二,老三,赶紧上服务了。“
  她立马冲着背后的两个女孩喊道。
  虎娃听的清楚,她在小声的训斥两个女孩:“都记好我教你们的,敢出问题,我打死你们。”
  不由的眉头就松了下来,明白了一些什么。
  光头显然也听到了这些话,眉头也狠狠皱了一下,只是瞬间就放松了。
  虎娃一直看着他的表情,看到这一幕,不由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们等会见啊。”
  他冲着木风喊了一句,嘿嘿一笑,然后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这时候,两个女孩和女人也走了进来,光头男人则是眉头一皱,走了出去。
  虎娃看的出来,他对自己张了几次口,想说什么,可是都没说出来。
  不由的再次摇了摇头。
  “那个,你,说自己十八的那个,你过来,坐到我左边来,那个二十三的,你坐到我右边来。”
  他立马就冲着两个女孩喊道,然后看着那个女人说道:“腰子烤的,下面硬的厉害,你先给我弄弄吧。”
  他说着,眼睛根本都不去看那个女人,只是看着身旁的这两个女孩。
  女人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但是想到了六百块,还是乖巧的爬上了床,缓缓的解开虎娃的裤子,当她看到虎娃的擎天巨柱的时候,顿时就吓了一跳。
  “我的天,竟然这么大。”
  虎娃嘿嘿一笑,伸手压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的大家伙上去。


  女人略微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的低下了头。
  她的口功还算不错,让虎娃着实舒服了一下,同时,两个女孩看到他的大家伙,也顿时愣住了,她们都见过男人的家伙,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
  “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的,再说了,我虽然色,但是对没成年的黄毛丫头没兴趣。”
  虎娃嘿嘿笑着,不由的想起了王晓梦。差点把她给忘了,从上次一别到现在都好多天了,都还没去看她一次。“
  他心里想着,不由感觉有些痒痒,脑袋里就在想什么时候去把她给吃了。
  想着,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YD的笑容,两个女孩看到他这个笑容,顿时就有些心慌。
  “别担心,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和你们无关。”
  他说着,用手在左手较小的女孩脸上摸了一下,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阵微微的颤抖,却没在意,转过头,再次往右边的女孩脸上也摸了一把。
  “嗯,皮肤不错,就是这层粉太厚了,不好,不好。”
  他说着,直接就伸手去擦她脸上的粉,只是他刚一动,女孩就急忙把脑袋往后仰,躲过了他的手。
  但是却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或许因为脸上的粉实在是太厚了,所以,都看不清脸她的脸蛋是不是红了。
 ⊥在这个时候,趴在虎娃身下的女人忽然停下了动作,也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虎娃顿时就有些发毛。
  “看什么看,赶紧干活,怎么让你越弄我就越不舒服了啊,脱了裤子给我坐坐,快点。”
  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女人说道。
  女人犹豫了,看了看虎娃,咬咬牙,拿出了一个避孕套,就准备往虎娃的家伙上套,虎娃本能的想要打开她的手,但是想了想还是没阻止。
  他这是第一次给大家伙上套,上了套,立马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不过想到这样会更加安全一些,他就没继续纠结了。
  只是他的家伙实在是有些大,女人拿的这个避孕套能套上去,但是却只能套到一多半的长度。
  “你要么就按这点长度来,要么就把这玩意摘了,反正我无所谓,大不了给你加钱就是了,快点就行,快憋死了。”
  虎娃冲着她喊道,然后一把把身旁的那个小女孩给拉到了自己脑袋边上。
  “来,让我把你脸上的粉擦干净看看下面是什么,我忽然对这个十分的感兴趣。”
  他说着,再次伸手往她的脸上摸去。
  女孩再次想要躲开,只是胳膊被他给拉住了,躲不开,顿时脸上露出了无比惊慌的表情,眼神求助的看着虎娃身下的女人,虎娃的眼神也顺着她看了过去,只看到女人此刻已经把自己的牛仔裤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光洁白嫩的一身细肉。
  让他没想到的是,女人的身体保养的相当的好,小肚子上竟然没有多少赘肉,平坦光洁,和他想的[全本完结]全不一样,而且她的皮肤明显是经常保养,大腿和他的大腿接触在一起摩擦的舒服感觉,让他顿时就浑身一颤。
  “快点给我坐坐,快点,我真的忍不住了。”
  他立马冲着女人喊道,大家伙一翘一翘的。
  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把套套给摘了下来,然后开始尝试着往下坐。
  虎娃此刻也没心思调戏身旁的小女孩了,坐起身子就把她抱进了怀里,两只手不断的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
  “啧啧,这皮肤,真好,摸着的感觉真舒服,像十八九岁的女孩,干这个,太可惜了。”
  他嘴里说着,下面一用力,猛的就钻进了女人的身体,疼痛胀满的感觉顿时就让女人大叫了起来。
  “慢点,慢点,不要动,不行,不行,我不行了。”
  她趴在虎娃的胸前喘着粗气颤抖着身子说道。
  虎娃却不管她,舒服的感觉让他哪里能够承受得住,立马就缓缓的运动了起来,同时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女孩,发现她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表情。
  不由的,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戏谑的表情。
  这女人明显也不常干这个事情,在虎娃身上坐了还没二十分钟,就受不了了,瘫软的趴了下来。
  “怎么,这就不行了啊,还早的呢。”
  虎娃嘿嘿一笑,顿时再次运动了起来,同时伸出手把身旁的女孩给拉了过来,伸手就朝着她胸前抓了过去。
  女孩或许因为害怕,已经闭上了眼睛,虎娃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他记得清楚,这是那个年龄较小的女孩。
 ⊥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个女孩忽然上来也扑入了他的怀里。
  “你,要了我吧,不要碰她,行吗,她还小,可能受不了你。”
  女孩咬着牙看着虎娃说道,眼睛里带着乞求。
  虎娃不说话,则是看着一旁年龄较小的女孩,坐在他腿上的女人本来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也想开口,但是却被虎娃猛的往上一顶,加速的运动了几下,顿时就浑身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闭着眼睛喘气。
  “巧姐,这次,还是我自己来吧,你都为我挡了好几次了,反正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逃得过今天,我也逃不过明天,就让我来吧。”
  女孩忽然说道,脸上带着一股绝望的神色。
 〈到这眼神,虎娃顿时就感觉心里一阵刺痛。
  他能够理解,人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有会这种眼神。
  不由的,对身下的女人就有些愤怒,抱着她柔软的臀就加速的运动了起来,大家伙更是长驱直入,每一次都深入沟底。
  王梦现在后悔死了,她感觉自己真不应该贪图这个客户的帅气和几百块钱而选择和他上床,她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了,抱着自己的男人每动作一下,她都能感觉到来自灵魂的一阵疼痛和舒爽。
  缓缓的,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疼还是爽。
  她能听到两个女孩的对话,但是她根本不担心,她相信这年头没人愿意多管闲事的。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现在正在猛干着她的男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抱不平了。
  在两个女孩从惊愕到惊恐的表情下,在女人不断的求饶中,半个小时后,虎娃终于把女人给放开了。
  或许因为女人身上的皮肤实在是摸着舒服的原因,一共四十多分钟,虎娃就已经爬上了快乐的巅峰,一股热流直接冲入了女人的身体深处,让她顿时浑身一颤,竟然晕了过去。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给我说实话了,记住了,你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说的话不能让我感兴趣的话,今天晚上,你们两个一个也逃不了。”
 〈到她晕过去了,虎娃这才看着两个女孩说道,同时,把身上的女人放在床上,往后一坐,两只胳膊用力,直接把两个女孩都拉到了自己怀里,伸手就在那个年龄较大的女孩的胸前半分的摸索了起来。
  他赤着身子,同时原本刚刚吃饱了的大家伙竟然再次有了一丝抬头的迹象。
  “我说,我说,我们都是被骗来的。”
  年龄小的女孩终于承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说了出来。你,你如果能把我给救出去的话,我让我爸爸给你钱,给你好多好多的钱,我爸爸很有钱的,你不要伤害我,好吗,我求求你了。“
  她说着,两行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因为脸上的妆实在太浓了,被泪水一冲,看上去[全本完结]全成了大花脸。
  虎娃立马就把她给推开,说道:“早这么说不就对了嘛,好了,先别哭了,把你脸上的妆先去洗干净了,放心,我说不碰你就不会碰你,而且,我给你保证,只要你把脸上的妆洗干净了,等会我就带你出去,行了吧。”
  小女孩总是好哄的,听到他的话,女孩明显一愣,眼神里不由就带了几分神采,显然是信了他的话,眼睛顿时看向虎娃怀里的女孩女孩,眼神里带着询问,显然,她自己拿不定主意。
  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听到这些话,孙巧的心里立马也生出了几分希望,不过随即浑身一颤,因为虎娃就在这时把手顺着她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抓住了她胸前的一个饱满挺拔的山峰。
  不由的,她就闭上了眼睛,然后猛地睁开,看着虎娃说道:“我看的出来,你喜欢女人,如果你肯把我们给救出去,我们姐妹两个就一起伺候你,做你的情人,好不好。”
  她说着,看着眼前的女孩说道:“让他一个人糟蹋了,总好过让一个个人轮着糟蹋,虽然他那个东西有些大,但是好歹只是一个人,总有法子的。”
  她是想赌上一把,她在这里已经被几个人糟蹋过了,那种滋味,她再也不想忍受了。
  听到她的话,年龄较小的女孩脸上不由的就带上了一丝希望的光芒,只是无意中又看到虎娃身下的家伙,心里再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比起留在这里让无数个人轮着糟蹋,只让一个人糟蹋显然诱惑力要大的多,而且,虎娃本来长的就帅气,高挑的个子,也让这个还在怀春的少女心里起了无数的波澜,顿时就准备往洗手间走去。
  “记得,出来时候拿一个湿毛巾,把你这个姐姐脸上的粉也擦了,你们倒是聪明的很,用这一层厚厚的粉遮住了原本的样子,不然的话,以你们两个人的容貌,怕是早就被人给糟蹋了不止一次了。”
  虎娃说着,正在走路的女孩不由就浑身一颤,咬了咬牙,继续往洗手间走去,他怀里的孙巧也是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在想我怎么能猜出来啊,很简单啊,你以为我这只手是白进去的啊。”
  虎娃看着她嘿嘿一笑,然后把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却是顺着她的裤腰后面进去,放在了她柔嫩的臀部上,同时嘴巴轻轻的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一个皮肤和身材都这么好的女人,不应该是个丑八怪。”
  他说[全本完结],孙巧的身体就再次一颤,猛的缩了一下,好像是在害怕,虎娃不由的就把她抱得紧了一些,虽然这个紧的同时是两只一上一下的手也紧了。
  “你,你想怎么样,不要在这里好吗,我答应你,等出去了,我一定陪你。”
  她颤巍着身体看着虎娃求饶的说道。
  “等出去了我说话还能算数吗?”
  虎娃好笑的看着她。你放心,我不仅会带你们出去,而且,我会让这几个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个女人只是把我们买来的人,骗我们的人是其他的人,也是一个女人,我认识她,你如果答应帮我收拾那个女人,我就做你的情人,我用我爸的命发誓,我说话算数。”
  孙巧顿时就很激动的说道。
  虎娃不由一愣,问道:“为什么要用你爸的命发誓?”
  “因为,我在这世界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孙巧说着,脸上的神色再次暗淡了下来。我不想让他知道我遭遇了这些,等出去了,我还想让你帮我编个理由把他给骗过去。“
  虎娃再次一愣,却没再问什么了。
  “好,我答应你。”
  他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两只肆虐的手也缓缓的从她的衣服里退了出来,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屑做一个坏人。”
  “人在做,天在看,做恶人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听到这话,孙巧立马就急忙点头,说道:“就是,那个女人,我要把她给捉住,让她好好的忏悔,我要找好多男人,狠狠的折磨她,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痛苦。”
  她说着,一脸的狰狞。
  虎娃顿时就感觉背上一阵凉飕飕的。
  “妈的,得罪了女人的代价简直太惨了。”
  他心里想着,说道:“你放心,我说过会帮你收拾那个女人,就一定会帮你的,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等出去了再说吧。”
  他刚说[全本完结],那个女孩就从洗手间走出来了。
 〈到她,虎娃顿时就惊呆了。
  美丽,清纯,动人,可爱,萝莉。
  这五个词语在他的脑袋里瞬间就蹦了出来。
  他立马就知道这女孩为什么总是在脸上抹上厚厚的粉了,就她这张脸,加上这幅身材,如果不偷偷抹上厚厚的粉,怕是早就被人给整瘫痪了。
  “别看了,我警告你,不要碰她,救了她,对你是有很大好处的。”
  孙玉立马就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虎娃虽然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也知道孙玉说的可能是实话,顿时点了点头。
  “快过来,把毛巾给我,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这个姐姐长什么样了。”
  他立马冲着她喊道。
  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花月的心里一直小鹿砰砰跳,她就怕这个男人会忍不住把自己给糟蹋了,但是现在看着他如此这般兴奋的样子,她心里不知怎么竟然一点害怕的心思都没了,立马就走了过来,把手上的毛巾递给了孙巧。
  孙巧接过毛巾,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把自己脸上的脂粉给擦掉了。
  她每擦一下,虎娃就愣一下,等到她擦[全本完结],虎娃的脸已经变得有些黑了。
  “你怎么了。”
 〈着他这幅表情,孙巧顿时就有些害怕。
  “哼,他妈的,告诉我,是谁把你给糟蹋了。”
  他冷哼了一下说道。
  孙巧一愣,脸色一阵暗淡,说道:“第一个,我认识,第二个,我也认识,只有一个男人,我记不清他的样子了,一共五个男人。”
  说[全本完结],她的声音已经小的和蚊子一样了。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想做什么,但是这些耻辱的过去,每次想起都让她心里猛猛的痛。
  “记得就好,特别是第一个,我他妈非要弄死他不行,竟然连我的女人都敢碰,他妈的,简直是找死。”
  他说着,噌的站了起来,一脚把床上已经缓过气了,但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的王梦给踢下了床。
  “贱货,贱女人,他妈的,连老子的女人都敢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吼着,把滚落到地上一脸惊恐的王梦又给拎了起来,反压到床上,提起大家伙就猛的捅了过去,王梦的身体还很湿润,他一下子就深入了进去,这一次,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了起来。
  “啊,疼,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王梦不断的求饶着,只是虎娃却丝毫不管她,红着眼睛进攻。
 〈到他忽然发疯,而且把自己说成是他的女人,虽然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搞女人,但是孙巧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不舒服,反而有种淡淡的快意,还有温暖。
  这一切的根源,其实都在她的脸上。
  她太漂亮的,比起花月,她少了几分青涩和萝莉感,但是却多了几分的成熟和坚韧,秀美的面庞无比的光洁,让人即便趴在脸上都找不到一丝的瑕疵,端正的五官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也难怪虎娃会发这么大的疯了。
  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被其他人给睡了,是个男人都会感觉心里不舒服的,特别是这个女人已经发誓要做虎娃的情人,那就是他的脑袋上扣了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让他如何能够舒坦。
  “姐姐,我怕。”
  花月挪着步子走到孙玉的身旁,抱着她的胳膊看着发疯的虎娃,眼睛里却带着一丝莫名的神采,[全本完结]全不像是恐惧。
  孙玉没说话,只是轻轻的伸出手把她抱紧,看着虎娃发疯。
  十几分钟的高速度运动,虎娃竟然再次爬上了快乐的巅峰,就在登峰造极的时候,他猛的出洞,把怒龙塞入了王梦的嘴里,一股热流呼啦的全部喷涌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