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法官的一 夜 情 - 首页-原始欲望



当飞机缓缓的降落在黄花机场的时候,我确实的很惊讶,尽管我在南方读书四年,并一直自认为见惯了江南水乡的那种安逸和自然。但这次我还是惊讶,因为我置身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和我印象中所能想象的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
  气候是那么的炎热,,浑身的潮湿,象在蒸汽中一样,尽管在北方还是比较的凉爽。机场周围的树木是那样的陌生和茂盛。听着那怎么也听不明白的长沙方言,我们一行3人还是座上一辆去市区的出租车,虽然语言不是很明白,但很惊讶的是出租司机的那湖南味道的普通话对于金钱的数量和座他的车是如何的公平却讲的让我们非常的清晰和明白,这就是长沙人吗?但不管怎么样,他是我们真实接触的第一个长沙人。
  很早就听说过,四川的人能吃辣,但那也仅仅是能吃而已,最和辣椒有缘分的还是湖南人,这一点是我在长沙那个礼拜最为深刻的理解和记忆。由于工作的性质,我们3人住在了一个比较隐蔽但地处繁华地带的普通宾馆。
  由于同去的那个年轻朋友(他的身份不能外露,只能这样说)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当天晚上就没有出去感受长沙的风俗和人情,只是在宾馆吃了点饭就早早的休息了,第一顿晚饭我们3个人吃的很少,但是点菜的时候却很是费劲,因为我们发现好象所有的菜都是辣的,不过既然来了就尝尝把,胡乱点了一气,等到菜上来的时候,我才惊奇的发现,原来在湖南很多菜居然是用红色的辣油炒的,即使不放辣椒,菜也是辣的,不过好在大家都还蛮喜欢吃辣的,还是开心的吃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3人来到了某区法院,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法官,年纪大约和我相仿。尽管感觉上应该比我大,但是看的出来保养的很好,明显的有一种风韵的味道。头发是那种带点金色的小波浪卷发,皮肤异常的白皙,讲话的时候虽然绵软但明显的有北京的韵味。和这样的女法官合作,我很喜欢。照例的寒暄,照例的交换手续,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案件已经不再重要,一切似乎是那么的平和,我只想好好的认识和了解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她在讲着一些有关案件的情况,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我只是很放肆的看着那张那么精致和奢华的面空,她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脸色微微的红晕了些须。话语也变的更为轻柔起来。照例晚上我们邀请了她吃饭,地点是长沙的小天鹅宾馆,据说这是长沙比较好的饭店了。能够和她一起吃饭,我很高兴。我知道至少这个礼拜幸福是属于我的。
  我突然很想让这个案件就这样一直拖下去。但愿上天能够帮我。当然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很自私。几杯啤酒下肚,大家的话语变的亲密起来,她很高兴的向我们介绍着长沙的风土人情,介绍着长沙的饮食,看的出来,她很会吃,桌上很多菜不是很合我的口味,但都很有特色。其中印象最深的一道菜是用湘江里的一种叫黄鸭叫(音译)的小鱼做的,这种鱼很有特点,,据说在湘江里能发出类似鸭子叫的声音,真惊了。呵呵,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女法官吃的很豪爽,记得一道叫好象长沙土鸡的菜上来的时候,她拿起啤酒迅速的倒入锅中,一股浓浓的啤酒香味迅速的弥漫开来,“这样吃味道更好”她笑笑的说,果然味道浓了许多。照例的敬了一圈的酒,并说了些多多照顾的话语,但令我失望的是,席间她没有表现出对我有什么的特别。
  我厚着脸皮把自己的椅子向她移动了许多,尽管对面的那个书记员一直在偷偷看着我,但被我们几圈啤酒敬下来后,早已经丧失了注意的能力,我很是严肃的看着她,说了句很愚蠢的话语“X法官,其实我觉得你蛮象我以前的女朋友的”我知道我的话语有些老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以这样的一句话来开始我和她的交谈。“你以前的女朋友多大拉?”她看了看我,脸上仍然是那样的坦然“这个嘛,,”我一时语塞,是啊,我以前的女朋友多大了?82年的那个?还是80年的那个,而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比我还大。
  她转过脸去,很自然的应酬着我的同来的2个朋友。一种失望的感觉充斥在我的脑海里。“来,我回敬你一杯,谢谢你!”一圈过后,她冲我举起了酒杯。
  她的话语虽然得体,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有些生硬的味道。随后她一口喝光了杯中的啤酒。“好的,谢谢X法官,谢谢你。我喝,我喝。”我有些语无伦次,长沙的啤酒不是很好喝,有点苦涩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心情的原因吧,总感觉杯中的啤酒有些涩。
  这时,一直在偷偷注视我的书记员举起了酒杯向我回敬。说实话,我总感觉这小子不怀好意,刚才我移动椅子的时候被他的目光盯住,我对他有些反感。可恶的家伙,老老实实的喝你的酒,眼睛一点也不老实。但碍于面子我还是喝光了杯中的啤酒。同来的哥们提议再加几个菜,她客气了一下,就又点了一个西芹百合转而把菜单交给了我。
  “X法官,我以前的女朋友也很喜欢吃西芹百合,这个菜原本我不怎么喜欢吃,后来被我女朋友带动下,我也很喜欢吃了,X法官,我看还是你点吧,我们都不怎么太了解长沙的饮食。”我把菜单再此递换给了她。
  她微笑着又叫了几个菜,只是和我说话的次数相对其他几个哥们更少了。怎么这样呢,我有些郁闷。难道她不知道我喜欢她吗?我不喜欢她这样对待我。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很不好,很不好。终于吃完了,原本想去酒吧座座(小天鹅宾馆里面就有一个幽暗的酒吧),但心情似乎差到了极点,所以没有再去,只是礼貌的道别。照例的握了握她的手,很光滑,很细嫩。我很想握着不放,但还是不敢,只是用力的搓了几下就松开了,她仍然那么的自然。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和她
  一起跑银行,跑单位,几乎跑遍了长沙的所有的能够见到的银行,很难想象,一个柔弱的南方女子居然这样的吃苦和敬业。在这中间,我再次的认识了她的坚强和刚毅。 .……之后的两天天我们很是默锲的配合着,原本要一个礼拜完成的事情,居然在4天就完成了,办完了公事,心情轻松了许多。同来的两个朋友似乎很理解我的心思,让我留长沙再玩几天,他们先去张家界等我。原本说好的张家界旅游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我突然想去衡山看看,想去衡山的山顶上烧点香。
  最终他们两个人去了张家界,我自己留了下来,准备整理一下,然后去衡山玩。晚上一个人躺在宾馆,很是凄凉,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但明显是本地的手机号码。谁呢?谁找我呢?突然一个强烈的预感出现在心头,是她?
  是她吗?是她!我快速的接通了她。“你好,你是,,,”我快速的说道。
  “你好,是你吗?我是X法官,能听出来吗”她的声音很是轻柔。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是她,真的是她,我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你好,X法官,谢谢你拉,这几天你真是帮我们大忙了,……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表示一下感谢,一直没有敢打,怕打扰你。”我的话语似乎不合逻辑。
  “你们今天下午走,我忙也没有去送你们,呵呵,到张家界了吗?”她似乎很关心我。“没有!我还在长沙,我还在长沙。”我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说出。“你还在长沙???”明显的声音有些兴奋,也许这出乎她的意料吧。“似的,我没有去,他们两个去了,我准备明天去衡山玩。
  我不怎么喜欢去张家界,我只想去衡山烧香。“其实我已经那里都不想去了,能够呆在长沙,能够和她呆在同一个城市,我已经很是满足。尽管这想起来有些傻,但是在当时来说,我就是那样傻。”烧香?为什么?你信佛教吗?看来你是有什么心愿吧“她说的确实正确。”也没有什么,一直想去五岳最顶峰看看,其他的都去过了,就南岳没有去,所以想上去看看,你去不去?要不我们一起去?
  “我不是开玩笑,我真心想她和我一起去。”我就不去了,我已经去过N次了,你什么时候走呢?“”明天吧,明天或者后天都可以,要不就后天吧“”这样……
  那你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吧,我想听听我是怎么象你的女朋友的“她似乎在笑着和我说。她想嘲笑一下我吗?不象。”,是吗?我已经吃了,恩……那晚上我请你去酒吧玩把,好吗?那天的那个小天鹅的酒吧我感觉很有特色,去那吧,“我知道我需要抓住机会。”好吧,我半个小时以后到,你去那等我。“她的语气很坚决。我飞快的爬了起来。穿上了自己带来的休闲服,只是可能在箱子里给挤压了,衣服有点皱,我很恼火,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我用力的拽了几下,还是不性,仍然有些皱,可恶!看来是没有办法了,早知道她能联系我,送去洗一下也好,我有些后悔。
  等我去习惯性的想喷一点香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谁知道来长沙能遇见自己喜欢的女性呢?看来还是经验不足,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每次出差,我都会带上自己的香水。酒吧不是很大,但却比一般的酒吧更为幽暗。装修的不错,只是人气似乎不旺,除却吧台周围零散的坐着一些看起来非常寂寞的男女之外,人很少,难道长沙人不喜欢泡吧吗?应该不是,南方人最喜欢过夜生活。可能是这个地方在长沙的人知指数不高吧。管它呢,人越少越好。毕竟我已经有属于自己的目标了。我泡吧有个习惯,如果自己带女孩去呢,就希望酒吧里人少一些,不要太闹,差不多就可以,如果不带女孩是和哥们一起去呢,就希望人多一些,特别是青春女孩多一些,这就是所谓的矛盾吗?有点勉强。不一会,她就来了,她没有座我座的地方,而是径直走到了最里面一个很是隐蔽的角落里,我微笑着走了过去。“喝点什么呢?
  “在酒吧里我一向具有绅士风度”喜力,谢谢“她同样是一幅淑女的样子。她非常幽雅的拿出了女用ZIPPO火机,点上了一根好象是韩国牌子的香烟,然后仍然是淡淡的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脸上寻找什么一样。”我确实很想知道,你是不是在北京读的书“她一脸严肃的问我。在北京读书?,呵呵我可是在南方读的书,我摇头笑笑说”对不起,我在南方读的大学,你是在北京读的?是不是?“她微笑着点点头,”北大的。“原来这样,怪不的一口京味的普通话。
  不过能在基层法院见到北大毕业的,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话题随之转移到学校上来,当然免不了争论一翻学校的好坏之类的幼稚的好笑的话题。聊了很久,突然她停住,看着我说“你说我象你以前的女朋友?”,“确实象我梦中的那类女朋友”我坏坏的看着她,我知道在她面前撒谎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她慢慢的转过脸去,神色有些忧伤,不会是我说错了什么吧,我有点紧张。
  猛吸了几口烟,她转过脸来,再次忧伤的注视着我,“其实,准确的说,你象我以前的男朋友,不过你比他年轻,他已经移民了。”“我象你以前的男朋友?我象吗?真的吗?”原本以为自己很俗,难道她也是和我一样俗吗?可仔细想想又不可能。慢慢的才对这位外柔内刚的北大才女有了大体的了解,原来她也曾经有过一段刻骨的爱情,那个男孩是她的同校师哥,一个北大很有名气的类似诗人的浪漫青年,这类的男孩在90年代的时候很能吸引一些青春萌动的大学女孩。
  他们非常的恩爱,诗人的家庭背景很好,所以诗人毕业后没有去工作,而是选择了在家写诗这样看似很浪漫的生活。才女准备留京和自己的诗人一起结婚,但是在才女即将毕业的时候,诗人居然和一个美国的“女诗人”(我绝对不相信那个美国女孩也知道什么叫诗)一起移民美国,而且没有和才女做任何的告别。才女伤心的回到了长沙,并飞速的结婚。“你恨他吗”我喜欢直接的提问,我紧紧的盯着她。“以前恨,现在,唉!现在更多的是想念那段日子,想念那段美好的岁月,我曾经尝试忘记他,忘记所谓的恨和哀怨,尽管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终究还是忘记不了他。我相信他也很难忘记我。”她的眼睛明显的有些液体在滑动。我看着伤感的才女,心中居然有一丝的疼痛。我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她没有丝毫的反对。两个人傻傻的座着,好久没有话语。
  “你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去衡山。”“我,其实,我也不太想去衡山玩,我。,我”我有些语无伦次。“走把。太晚了”她仍然的那样坚决,她的眼神告诉我,她的话语我不能抗拒。
  尽管不愿意,但我还是顺从的和她走出了酒吧。我恋恋的握着她的手,想要做最后的道别,因为我很清楚,这一走,可能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再见了。“谢谢你陪我聊天,其实我……时间不早了,你老公在家肯定急死了”我有些难过,真的很难过。“他不长沙,出差了,他很忙”她的话语很轻柔,仿佛不想让我听见。不在长沙?我的大脑在飞速的旋转。不在长沙?不在,为什么告诉我?告诉我的话,是因为……我不再去想,看了一下她,不知道那来的勇气,我紧紧的拉住她的手走向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她只是轻轻的挣扎了一下便跟我钻进了出租车。我知道,我赢了。也许是晚上喝的有点多,一进宾馆,我就迫不及待的脱去了她的上衣和裙子,她没有丝毫的羞涩,看的出来,似乎她比我更着急,她很是粗暴的撕掉了我的衬衣,我抱着她滚到了床上,她的内衣很柔软,我没有脱她的内衣,也许是因为她的乳房有些小,潜意识里我不太喜欢小的乳房。
  有内衣也许更为丰满。我疯狂的吻着她的身体,脸蛋、脖子、乳房、大腿……她很是夸张的呻吟着……突然把手深入我的内裤里使劲的搓了起来,下体急剧的膨胀,象要炸裂了一样,我撕掉了彼此的内裤,用力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很疯狂的配合着,看的出来她的经验非常的丰富,伴随着狂烈的抽动,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她那让我终生难忘的类似哭泣的呻吟声……“你和当年的他一样完美,今天晚上是我最为幸福的一个晚上,真的”她轻轻的抚摩着瘫躺在床上的我,象个大姐姐一样柔声的诉说着。
  “我也很幸福,真的,X姐,其实我很喜欢你,从见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很喜欢你。”我说的是实话,只是在她面前,我似乎更象一个害羞的孩子。“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你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吗?”她的话语似乎有些凄凉。“不是的,不是的,你不是,不是的。”我慌忙否认,并用手抱住了她的大腿。“你为什么没有和你同伴一起去张家界,是不是因为我?”讲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她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小女人。“是的,我只是想尽可能是多和呆在一起,那怕我看不见你,只要想到我们在一个城市,我就很幸福了”
  我严肃的回答道。“你真傻,其实从见你的第一次,我就知道你喜欢我,你的眼睛很容易出卖你,不过坦白的说,我也很喜欢你,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和你单处一下,你太象以前的那个他了。只是我感觉自己是个坏女人。”“你不是坏女人,真的不是。”她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我再次爬到她身上,再次做爱。
  再次高潮。终于我们都沉沉的睡去……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桌子上留有一张写满伤感话语的纸条,上面的话语至尽仍然记得,是那样的凄美,是那样的哀怨,那天晚上做的一切似乎已经远去,唯有那纸条上的话语却是那般的难忘,那般的伤神。衡山确实很美,当我经过徒步跋涉、汽车以及缆车的几次倒腾之后终于登上了最高峰祝融峰,四处满是云雾,仿佛处于仙境一样,很想伸开双臂,感受一下在云丛中漫步的感觉,但总觉得有一种忧伤在伴随着我。
  让我很难漫步。最终还是在峰上的庙宇里烧了一柱高香,很希望能够为自己来点好的运气。也很希望她能够真正的幸福。尽管我不相信什么上天。尽管那庙宇中的神仙也许根本就不会注意到烧香人群中孤单的我。但我相信,上天一定能够让她幸福。是的,一定是的。把,胡乱点了一气,等到菜上来的时候,我才惊奇的发现,原来在湖南很多菜居然是用红色的辣油炒的,即使不放辣椒,菜也是辣的,不过好在大家都还蛮喜欢吃辣的,还是开心的吃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3人来到了某区法院,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法官,年纪大约和我相仿。尽管感觉上应该比我大,但是看的出来保养的很好,明显的有一种风韵的味道。头发是那种带点金色的小波浪卷发,皮肤异常的白皙,讲话的时候虽然绵软但明显的有北京的韵味。和这样的女法官合作,我很喜欢。照例的寒暄,照例的交换手续,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案件已经不再重要,一切似乎是那么的平和,我只想好好的认识和了解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她在讲着一些有关案件的情况,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我只是很放肆的看着那张那么精致和奢华的面空,她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脸色微微的红晕了些须。话语也变的更为轻柔起来。
  照例晚上我们邀请了她吃饭,地点是长沙的小天鹅宾馆,据说这是长沙比较好的饭店了。能够和她一起吃饭,我很高兴。我知道至少这个礼拜幸福是属于我的。我突然很想让这个案件就这样一直拖下去。但愿上天能够帮我。当然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很自私。几杯啤酒下肚,大家的话语变的亲密起来,她很高兴的向我们介绍着长沙的风土人情,介绍着长沙的饮食,看的出来,她很会吃,桌上很多菜不是很合我的口味,但都很有特色。其中印象最深的一道菜是用湘江里的一种叫黄鸭叫(音译)的小鱼做的,这种鱼很有特点,据说在湘江里能发出类似鸭子叫的声音,真惊了。呵呵,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女法官吃的很豪爽,记得一道叫好象长沙土鸡的菜上来的时候,她拿起啤酒迅速的倒入锅中,一股浓浓的啤酒香味迅速的弥漫开来,“这样吃味道更好”她笑笑的说,果然味道浓了许多。照例的敬了一圈的酒,并说了些多多照顾的话语,但令我失望的是,席间她没有表现出对我有什么的特别。我厚着脸皮把自己的椅子向她移动了许多,尽管对面的那个书记员一直在偷偷看着我,但被我们几圈啤酒敬下来后,早已经丧失了注意的能力,我很是严肃的看着她,说了句很愚蠢的话语“X法官,其实我觉得你蛮象我以前的女朋友的”我知道我的话语有些老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以这样的一句话来开始我和她的交谈。“你以前的女朋友多大拉?”她看了看我,脸上仍然是那样的坦然“这个嘛,,”我一时语塞,是啊,我以前的女朋友多大了?
  82年的那个?还是80年的那个,而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比我还大。她转过脸去,很自然的应酬着我的同来的2个朋友。一种失望的感觉充斥在我的脑海里。“来,我回敬你一杯,谢谢你!”一圈过后,她冲我举起了酒杯。她的话语虽然得体,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有些生硬的味道。随后她一口喝光了杯中的啤酒。“好的,谢谢X法官,谢谢你。我喝,我喝。”我有些语无伦次,长沙的啤酒不是很好喝,有点苦涩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心情的原因吧,总感觉杯中的啤酒有些涩。这时,一直在偷偷注视我的书记员举起了酒杯向我回敬。
  说实话,我总感觉这小子不怀好意,刚才我移动椅子的时候被他的目光盯住,我对他有些反感。可恶的家伙,老老实实的喝你的酒,眼睛一点也不老实。但碍于面子我还是喝光了杯中的啤酒。同来的哥们提议再加几个菜,她客气了一下,就又点了一个西芹百合转而把菜单交给了我。“X法官,我以前的女朋友也很喜欢吃西芹百合,这个菜原本我不怎么喜欢吃,后来被我女朋友带动下,我也很喜欢吃了,X法官,我看还是你点吧,我们都不怎么太了解长沙的饮食。”我把菜单再此递换给了她。她微笑着又叫了几个菜,只是和我说话的次数相对其他几个哥们更少了。怎么这样呢,我有些郁闷。
  难道她不知道我喜欢她吗?我不喜欢她这样对待我。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很不好,很不好。终于吃完了,原本想去酒吧座座(小天鹅宾馆里面就有一个幽暗的酒吧),但心情似乎差到了极点,所以没有再去,只是礼貌的道别。照例的握了握她的手,很光滑,很细嫩。我很想握着不放,但还是不敢,只是用力的搓了几下就松开了,她仍然那么的自然。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和她一起跑银行,跑单位,几乎跑遍了长沙的所有的能够见到的银行,很难想象,一个柔弱的南方女子居然这样的吃苦和敬业。在这中间,我再次的认识了她的坚强和刚毅。 .……之后的两天天我们很是默锲的配合着,原本要一个礼拜完成的事情,居然在4天就完成了,办完了公事,心情轻松了许多。
  同来的两个朋友似乎很理解我的心思,让我留长沙再玩几天,他们先去张家界等我。原本说好的张家界旅游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我突然想去衡山看看,想去衡山的山顶上烧点香。最终他们两个人去了张家界,我自己留了下来,准备整理一下,然后去衡山玩。晚上一个人躺在宾馆,很是凄凉,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但明显是本地的手机号码。谁呢?谁找我呢?突然一个强烈的预感出现在心头,是她?是她吗?是她!我快速的接通了她。
  “你好,你是,,,”我快速的说道。“你好,是你吗?我是X法官,能听出来吗”她的声音很是轻柔。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是她,真的是她,我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你好,X法官,谢谢你拉,这几天你真是帮我们大忙了,……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表示一下感谢,一直没有敢打,怕打扰你。”我的话语似乎不合逻辑。“你们今天下午走,我忙也没有去送你们,呵呵,到张家界了吗?”她似乎很关心我。“没有!我还在长沙,我还在长沙。”我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说出。
  “你还在长沙???”明显的声音有些兴奋,也许这出乎她的意料吧。“似的,我没有去,他们两个去了,我准备明天去衡山玩。我不怎么喜欢去张家界,我只想去衡山烧香。”其实我已经那里都不想去了,能够呆在长沙,能够和她呆在同一个城市,我已经很是满足。尽管这想起来有些傻,但是在当时来说,我就是那样傻。“烧香?为什么?你信佛教吗?看来你是有什么心愿吧”她说的确实正确。
  “也没有什么,一直想去五岳最顶峰看看,其他的都去过了,就南岳没有去,所以想上去看看,你去不去?要不我们一起去?”我不是开玩笑,我真心想她和我一起去。“我就不去了,我已经去过N次了,你什么时候走呢?”“明天吧,明天或者后天都可以,要不就后天吧”“这样……那你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吧,我想听听我是怎么象你的女朋友的”她似乎在笑着和我说。她想嘲笑一下我吗?不象。“,是吗?我已经吃了,恩……那晚上我请你去酒吧玩把,好吗?那天的那个小天鹅的酒吧我感觉很有特色,去那吧,”我知道我需要抓住机会。
  “好吧,我半个小时以后到,你去那等我。”她的语气很坚决。我飞快的爬了起来。穿上了自己带来的休闲服,只是可能在箱子里给挤压了,衣服有点皱,我很恼火,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我用力的拽了几下,还是不性,仍然有些皱,可恶!看来是没有办法了,早知道她能联系我,送去洗一下也好,我有些后悔。等我去习惯性的想喷一点香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谁知道来长沙能遇见自己喜欢的女性呢?看来还是经验不足,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每次出差,我都会带上自己的香水。酒吧不是很大,但却比一般的酒吧更为幽暗。装修的不错,只是人气似乎不旺,除却吧台周围零散的坐着一些看起来非常寂寞的男女之外,人很少,难道长沙人不喜欢泡吧吗?应该不是,南方人最喜欢过夜生活。可能是这个地方在长沙的人知指数不高吧。
  管它呢,人越少越好。毕竟我已经有属于自己的目标了。我泡吧有个习惯,如果自己带女孩去呢,就希望酒吧里人少一些,不要太闹,差不多就可以,如果不带女孩是和哥们一起去呢,就希望人多一些,特别是青春女孩多一些,这就是所谓的矛盾吗?有点勉强。不一会,她就来了,她没有座我座的地方,而是径直走到了最里面一个很是隐蔽的角落里,我微笑着走了过去。“喝点什么呢?”在酒吧里我一向具有绅士风度“喜力,谢谢”她同样是一幅淑女的样子。她非常幽雅的拿出了女用ZIPPO火机,点上了一根好象是韩国牌子的香烟,然后仍然是淡淡的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脸上寻找什么一样。
  “我确实很想知道,你是不是在北京读的书”她一脸严肃的问我。在北京读书?,呵呵我可是在南方读的书,我摇头笑笑说“对不起,我在南方读的大学,你是在北京读的?是不是?”她微笑着点点头,“北大的。”原来这样,怪不的一口京味的普通话。不过能在基层法院见到北大毕业的,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话题随之转移到学校上来,当然免不了争论一翻学校的好坏之类的幼稚的好笑的话题。聊了很久,突然她停住,看着我说“你说我象你以前的女朋友?”,“确实象我梦中的那类女朋友”我坏坏的看着她,我知道在她面前撒谎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她慢慢的转过脸去,神色有些忧伤,不会是我说错了什么吧,我有点紧张。猛吸了几口烟,她转过脸来,再次忧伤的注视着我,“其实,准确的说,你象我以前的男朋友,不过你比他年轻,他已经移民了。”“我象你以前的男朋友?我象吗?
  真的吗?“原本以为自己很俗,难道她也是和我一样俗吗?可仔细想想又不可能。
  慢慢的才对这位外柔内刚的北大才女有了大体的了解,原来她也曾经有过一段刻骨的爱情,那个男孩是她的同校师哥,一个北大很有名气的类似诗人的浪漫青年,这类的男孩在90年代的时候很能吸引一些青春萌动的大学女孩。他们非常的恩爱,诗人的家庭背景很好,所以诗人毕业后没有去工作,而是选择了在家写诗这样看似很浪漫的生活。才女准备留京和自己的诗人一起结婚,但是在才女即将毕业的时候,诗人居然和一个美国的“女诗人”(我绝对不相信那个美国女孩也知道什么叫诗)一起移民美国,而且没有和才女做任何的告别。才女伤心的回到了长沙,并飞速的结婚。“你恨他吗”我喜欢直接的提问,我紧紧的盯着她。“以前恨,现在,唉!现在更多的是想念那段日子,想念那段美好的岁月,我曾经尝试忘记他,忘记所谓的恨和哀怨,尽管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终究还是忘记不了他。我相信他也很难忘记我。”她的眼睛明显的有些液体在滑动。我看着伤感的才女,心中居然有一丝的疼痛。我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她没有丝毫的反对。
  两个人傻傻的座着,好久没有话语。“你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去衡山。”
  “我,其实,我也不太想去衡山玩,我。,我”我有些语无伦次。“走把。太晚了”她仍然的那样坚决,她的眼神告诉我,她的话语我不能抗拒。尽管不愿意,但我还是顺从的和她走出了酒吧。我恋恋的握着她的手,想要做最后的道别,因为我很清楚,这一走,可能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再见了。“谢谢你陪我聊天,其实我……时间不早了,你老公在家肯定急死了”我有些难过,真的很难过。“他不长沙,出差了,他很忙”她的话语很轻柔,仿佛不想让我听见。不在长沙?我的大脑在飞速的旋转。不在长沙?不在,为什么告诉我?告诉我的话,是因为……
  我不再去想,看了一下她,不知道那来的勇气,我紧紧的拉住她的手走向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她只是轻轻的挣扎了一下便跟我钻进了出租车。我知道,我赢了。
  也许是晚上喝的有点多,一进宾馆,我就迫不及待的脱去了她的上衣和裙子,她没有丝毫的羞涩,看的出来,似乎她比我更着急,她很是粗暴的撕掉了我的衬衣,我抱着她滚到了床上,她的内衣很柔软,我没有脱她的内衣,也许是因为她的乳房有些小,潜意识里我不太喜欢小的乳房。有内衣也许更为丰满。我疯狂的吻着她的身体,脸蛋、脖子、乳房、大腿……她很是夸张的呻吟着……突然把手深入我的内裤里使劲的搓了起来,下体急剧的膨胀,象要炸裂了一样,我撕掉了彼此的内裤,用力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很疯狂的配合着,看的出来她的经验非常的丰富,伴随着狂烈的抽动,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她那让我终生难忘的类似哭泣的呻吟声……“你和当年的他一样完美,今天晚上是我最为幸福的一个晚上,真的”她轻轻的抚摩着瘫躺在床上的我,象个大姐姐一样柔声的诉说着。
  “我也很幸福,真的,X姐,其实我很喜欢你,从见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很喜欢你。”我说的是实话,只是在她面前,我似乎更象一个害羞的孩子。“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你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吗?”她的话语似乎有些凄凉。“不是的,不是的,你不是,不是的。”我慌忙否认,并用手抱住了她的大腿。“你为什么没有和你同伴一起去张家界,是不是因为我?”讲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她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小女人。“是的,我只是想尽可能是多和呆在一起,那怕我看不见你,只要想到我们在一个城市,我就很幸福了”我严肃的回答道。“你真傻,其实从见你的第一次,我就知道你喜欢我,你的眼睛很容易出卖你,不过坦白的说,我也很喜欢你,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和你单处一下,你太象以前的那个他了。
  只是我感觉自己是个坏女人。“”你不是坏女人,真的不是。“她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我再次爬到她身上,再次做爱。再次高潮。终于我们都沉沉的睡去…
【完】